返回

一夜春(h)

檀郎轻许4 (1/4)

清净的寺庙客房里充斥着幽幽檀香,榻边便是窗,垂着几缕绿意的杨柳枝,简单不失幽静。

只是这佛门之地,今日却掺上了几分情欲的色彩。

床榻上,娇弱的小娘子被一身桀骜的少年郎君按在身下玩弄,青黄染绿的织锦缎被上都是淫荡的液体。

钟灵秀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从后山回来的时候,因不放心太子,特意寻了皇后身边的女官说此事才要回房的。

说来也奇怪,今日寺里的人像是格外少,就连带来的宫女太监也几乎不见踪影。

她踏过抄手游廊,心中正疑惑着,就被拐角处伸出的一只手拉了过去。

浓烈的男性气息混着鲜血的味道扑面而来,两只大手在她身上急切的乱摸。

钟灵秀一惊,正要大声呼救,便听得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低语。

“阿秀,是我。”少年郎君的声音很低,有些嘶哑。

可他身体的温度却火热极了,烫的小娘子的身子也跟着升温。

“阿雪,你受伤了?”钟灵秀收回已在喉间的呼救声,小脸上都是担忧。

她想要转身看看江雪遥的情况,却被他禁锢在怀里。

俊秀嚣张的少年郎君埋在钟灵秀的颈肩,挺拔的脊背有些弯,那双如星子般的眼眸此刻布满了血丝,像是在承受什么极大的折磨。

“一点小伤罢了。”他把自己的手背伸到小娘子的眼前给她看,上面是一道狰狞的剑伤。

娇生惯养的小娘子哪见过这些,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捂住嘴,眼里全是心疼。

“怎么会伤成这样?”

娇娇弱弱的小姑娘连声音都在发颤,叫江雪遥有些懊恼吓着了自己的宝贝。他想哄哄她,但身体里汹涌的欲望却不断攀升,忍得十分辛苦。

他试着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戳进伤口里搅了搅,让手指染上血红,好唤回不多的理智。

“你看,不重的,再晚一点都该好了,”他的眉目猩红一片,语气却有点撒娇的意思,“但还是很疼,阿秀给我吹吹好不好?”

钟灵秀吸了吸鼻子,乌漆漆的杏眼泛着些红意,带着点哭腔点头说好。

钟灵秀被他从背后抱住,香香软软的姑娘家缩在他的怀里,对着他手背的伤口吹气。

温柔,怜惜。

分明是不掺杂任何欲望的心疼,却教中了情毒的江雪遥下身硬的发涨,抵在小娘子挺翘的臀间。

他解开亵裤,将涨红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正对着钟灵秀的臀,在她的双腿间缓慢抽插。

如此明显的动作哪瞒的过怀里的小娘子,她虽与江雪遥有过多次亲密,可那都是在屋子里,在没人的时候,现在这样的环境可是从未有过的。

此时此刻,她身子明显僵硬了,说话也结巴起来。

“阿…阿雪,这,会有人的,”她看起来很紧张,“而且,你都受,受伤了…”

“那没人就可以吗?”少年郎君埋在她的颈子间,舌尖轻轻滑动,在一片雪白间留下点点水渍,“阿秀,我想要你…”

“不,不行的…”

她嘴里说着拒绝的话,推拒的动作却不那么坚决,“我们还没成亲呢…”

江雪遥的手从她的裙底探进去,摸到一手的湿滑,眼里的红更加浓郁。

“可是阿秀流了好多骚水儿,”他的声音十分急切,和平时很不同,“让我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