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鼎余烟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交托 (1/3)

在刘备看来,法正是个很有趣的人。

近十数年来,刘备身边堪为股肱之人,无非诸葛亮和庞统;庞统逝世后,诸葛亮总统庶政,法正又渐有谋主的势头。

但法正的性格,与诸葛亮和庞统是完全不同的。

孔明是志趣高洁的人。他脑海中所想的,只有天下大事,只有辅佐明主以建再兴大汉的宏业。至于自家的官职、权柄、地位、财富……那都是规划大事过程中附带的,是实现大业的工具。

较之于孔明,庞统略微急进些,似乎也更渴望得到主君的认可。但那也是出于伸张自身志向的考虑,除此以外,倒不强求富贵荣华。

这两位,都是真正的高士。

而法正……骨子里,法正与孔明站在不同的两个极端上。大概是因为避乱益州以后,不得志太久、受人奚落鄙视太久了,所以法正毫不掩饰地渴求富贵,渴求鲜衣怒马、佩紫怀黄的尊荣。他所做的一切,他所竭力展现才干的目的,归结到最后,都是为了自家的钱和权。

有时候刘备甚至半开玩笑地想,如果当年不是自己,而是曹操或者孙权、马超之流看中了法正,招揽他,愿意授他以富贵和权力,法正会如何?

想来法正不会拒绝,很可能也一样身居高位。只不过,他那种睚眦必报、恩怨分明的性子,恐怕很容易遭到主君的不满,保不准会落得孔融、祢衡的下场吧。

刘备倒是挺喜欢这种性子。

他是边地人出身,又是从军数十年的豪迈老兵,虽说锤炼出了擅于周旋的本领,但严格来说,不是很喜欢和世家高门的文人打交道。

所以,当年他辗转中原的时候,最得他赞赏的乃是湖海之气不除的陈登。后来他地位渐高,成了一方雄主,也有廖立、彭羕之类不同寻常士人风格的部属。

法正愈是在刘备面前毫不掩饰,刘备愈觉得他真性情,与他在一处,有一种格外无拘无束的快乐。

便如当年进位汉中王的时候,这件事严格来说,稍稍有那么点出格。但法正无需刘备多言,便自然而然地做了,好像在推着刘备往上走。刘备事后稍稍警示了法正一下,也就罢了。

又如此刻,法正明明同时收到了荆州军报和诸葛亮的文书,却将荆州军报先拿出来。

何意?

无非是存了几分私心,想要独占催促刘备起兵攻伐关中的名头。

诸葛亮一定是不在乎的,但法正是关中扶风郡人,对他来说,这个名头或许非常重要吧。

然而法正的小心思,又并不刻意隐瞒,反倒带着几分真小人的滑稽劲。刘备一旦问起,他立刻就拿出诸葛亮的文书,既不拖延,也不羞惭。

这种人和人之间的小小博弈,无伤大雅而有趣味,好像两个人之间的一种游戏。而这种有趣的联系,也使刘备愿意去理解乃至谅解法正的作为,包括愿意被法正催促着,每天十万火急地处理那么多公文在内。

刘备将先前的荆州军报交给姜维,一边除去封泥,展开诸葛亮的来书,一边往厅堂里走。

法正连忙跟上,姜维双手捧着军报,落后法正半步。

走了没几步,刘备脚步一停。法正差点撞了上去,倒是姜维的下盘稳些。

刘备回身道:“孔明亲自到汉中了!”

“什么?”

刘备再看几眼书信,对法正道:“孔明以为,荆襄和关中两地,后继都可能会有变数。他已经进驻汉中南郑,在那里调度益州的人力物力,这样会有利于两地的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