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病娇的小玫瑰

第二章 (1/3)

大宣王朝历历代代都在神的庇佑下,在历史的车轮下缓缓地前进着。

大宣王朝的百姓凝聚力十分顽强,因为他们的帝王由天神显灵,从玄氏王族选出,每任的帝王不仅才智过人,而且俊美无俦,拥有着天使般的容颜,在面对百姓时温和宽厚,又在面对敌国来侵时,很是铁血冷酷。

全国的百姓都是皇帝的脑残粉,也是天神的脑残粉,因为天神给他们选出的帝王在面对国家大事时总是那么的靠谱,简直是国民男神级别的,而且各有各的可爱之处。

现任的皇帝是玄墨,他是一个植物控,尤其喜欢各式各样的鲜花,桃花啦,梨花啦,梅花啦,虞美人啦,蔷薇啦,等等。总之,他搜集了各式各样的花卉植物在他的御花园里,全国都知道他们的皇帝爱在三餐过后在御花园里歇一歇,走一走,宴请群臣的时候总是以他的花园里的花来作诗作文,甚至他的寝宫里都有各式各样的鲜花绿植。大宣的街道庭院也在皇帝的影响下,也充斥着鲜花。

旅馆的窗子里,每天都摆着大丽菊、石竹等艳丽的盆植,甚至在冷清的时候吸引着蝴蝶和蜜蜂来访,翩翩飞舞的黄碟粉白蝶,甚至偶尔还有小巧的蓝色蝴蝶。也算是大宣王朝一大景观。

丞相阮天也在夫人秦紫的央求下,在围墙边种满了粉色的爬藤蔷薇,还在后花园里开辟了一片地用来栽种各式各样的花。丞相府里皇帝的一众脑残粉将这些花照料地郁郁葱葱,预计花会在次年的春天吐露绿叶,绽放花苞。

在海棠花开的春日里,一个小小的婴儿在这座充满花香鸟语的庭院里出生。

一声啼哭穿破云霄,世界有短暂的停顿,院子里的小厮丫鬟在一瞬间的恍惚中又继续着动作,忙着欢庆小主子的出生,欢声笑语充满着丞相府的宅院。

一个婆子从一间屋子里走出,端着银白色的盆子,盆子里泡着血水浸湿了的白布,浓郁的血腥味在小小的屋子里弥漫。

婆子把盆子递给等候着的一个小丫鬟。眉头紧锁的宰相匆匆走来,黑色的布鞋上黏着抄近路时的新翻的黏土。

“老爷。”婆子低眉顺眼地。“夫人怕是有危险,血流得不止。”

“是吗?秦家的人要来了,会有希望的。”阮天眉头皱得更紧了,浓重的悲伤让他一瞬间老了不少,昔日英俊的眉眼添了疲惫。

“夫人的身体一向体弱,痊愈后记得把那些暗色的花换成鲜亮颜色的。”一边吩咐着,阮天不由得脚步更急了。

“来了来了。”远处一个小厮飞快地奔跑过来,气喘吁吁地,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跟前来。“老爷,老爷,秦家家主来了,还有秦家的小公子秦凉。”

“人呢?”阮天焦急地揪住了小厮的衣领。

“阮贤弟,舍妹怎么样啦?”正焦虑着,声音响亮地传到耳里,但显然说话人还在很远的地方。

阮天松开小厮,挥挥手,“下去吧。”小厮颔首,快速跑走,很快地没了身影。

也就一瞬间的功夫,一个灰色的身影提着一个青色的身影如影般倏地来到阮天的面前,一阵风席卷而过。阮天再睁开眼时,秦家主的身形已出现在他的面前,旁边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稚嫩的脸上有着不和年龄的冷淡成熟。

“多谢,还请先为紫儿医治吧。”阮天僵硬的表情一瞬间放松了很多,伸手请秦家主进屋。两人快步进了屋子,也不在意屋内浓重的血腥,留下秦凉在外面。

看着秦文附上秦紫的手腕,阮天焦急地问道,“怎么样?”

秦文皱了皱眉,儒雅的面容皱了皱,有些苦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