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病娇的小玫瑰

第五章 (1/2)

另一处的阮蒲小小的一只,正在思考着未来的终身大事。有着美女娘亲和帅帅的爹地,想必自己长大后也不会太丑,而且自家这么富有,自己还是家里唯一的小姐,未来的夫君一定要找个帅帅哒谦谦君子,只宠自己一个人。想到这,白白净净的小脸上不由得挂上了甜蜜的笑容。

哎呀,他肯定有着黑长的发,如玉的颜,有力的双手和挺拔颀长的身姿,而且他最爱自己。嗯嗯,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做夫君的贤内助,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想着美梦的阮蒲贼兮兮地想着,顺带给了照顾她的碧月一个萌萌的微笑,然后继续着自己的幻想。

碧月和旁边的紫云交换了一下眼神,内心懵逼,一脸“这世界怎么了,小姐的笑容怎么那么猥琐,我的眼睛坏掉了”的表情。紫云无奈地笑了笑,摇摇头,我能怎么办呀?我也很懵逼的好吗!

就这样,在夫人回来前的一段时间里,被小姐魔幻的表情吓到的两个丫鬟内心不断刷屏,一群群羊驼在内心奔腾而过。

但是,命运这个小妖精往往不按常理出牌,充满着乌龙与猝不及防。

所以,任阮蒲怎么想也不会想到,自己自很久以前,就已经被和一朵娇艳的玫瑰花绑定了,虽然貌是有了,但已经何弃疗的病娇小玫瑰性格肯定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虽然超级宠她,恨不得眼里只有她一个人。

清晨,随着日光渐渐升起,京城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了。

丞相府里,随着小厮丫鬟们起床,蒲园里也渐渐有了人声。小小的院子里,奇花异卉随处可见,人们对丞相宠女儿的认知也在不断地刷新着下限。

在丫鬟婆子的记忆里,阮蒲小姐出生前,夫人就安排了这座园子,老爷更是为这座院子搜集了各地的奇花异草。出生后,老爷又急急忙忙地在小姐的闺房里放了一盆珍贵的素冠荷鼎,这种兰花只有皇宫和江南白家有,府里也只有两株,一株就在夫人房里,连远在边疆的大少年都没此殊荣,虽然大少爷很久没回来了。

说到大少爷,府里的不少人都表示有话要讲。这位大少爷当年去边疆的时机也是奇怪,犹记得那时刚刚科举张榜,虽说少爷没有得第一名,但也是第三甲的探花爷,在一大帮京城子弟中也算是个中翘楚。

但就是很神奇,记得那年的桃花开得最盛最招摇,灿如烟霞,名副其实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此后的几年里,也再没有那样的盛景了。京城里的大街上仿佛被桃花入侵般,各处都是绽放着粉色花朵的桃花树,绿树掩映间,好看极了。微风一吹,纷纷扬扬的桃花如雨般漫天飞舞,当真是花比人娇。

那一年里,好多人都自家做了桃花酿,早上将沾着露水的桃花花瓣收集起来,然后用这沾了露水的花瓣酿酒,酒色清冽中带着微微桃花色,酒香甘冽而带着桃花的微微苦涩,堪称桃花酿中的精品,此后的桃花也再也酿不出当年的味道。之后,还有很多外乡人愿花千金只为购一瓶小小的桃花酿。

再有,就是那一年的京城里,适龄的名门闺秀几乎只要不是太丑的都出嫁了,甚至连宫里的两位公主也被西凉的两位王子娶走,十里红妆,映红了街道,花人交相映。

就是那一年的灼灼桃花中,大少爷阮木在院内的一抹抹烟霞色中,跪下身子,向阮天辞行。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很多府里的老人对大少爷的印象就是桃花灼灼中的那一跪,一抹抹飘飞的粉色中,刚刚弱冠的男子在面对父亲的责问时,眼里浓浓的悲伤与歉疚。

这件事曾经一直是老爷心中的一道梗,如今老爷慢慢放下了,少爷却一直在外,边疆终究是苦寒之地,难为夫人一直劝老爷写奏折,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