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请夫入瓮

番外.风荻篇八 (1/4)

番外风荻篇八

白筱抱了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径直进了容华书房,站在门口,望着书案后正在看书的容华,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

那个人在九重天是自己的未婚夫君,在这一世却是自己的堂兄。

而怀中却是她与他亲生的孩子容诺的转世。

老天跟他们开了个什么样的玩笑?

容华将视线从书卷上移开,直望向她,静看了一阵,才看向她怀中小人儿。

白筱咬了咬牙,走到桌前,将小人儿放在他面前:“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是。”容华不避开她的审视目光。

白筱撇脸苦笑,转身就走,听见身后容华柔和的声音问道:“你就是孤诺?”

又听小人儿娇诺的声音传来:“是,太子说,您将是我的太傅,是吗?”

“是的,你可愿意好好学?”

“愿意。”

白筱鼻子一酸,落下两行泪。

诺儿由他带着,在这一世,倒也吃不了亏,深吸了口气,毅然迈出门槛,再不回头。

这以后,风荻和容华翻遍了力所能及的所有地方,城里城外也不见白筱的踪影,同时也没听见她的死讯。

风荻失魂落魄的望着远方,她终是不肯与他一起。

容华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回味着白筱离开书房的那句话,心里更是难以平复,不知这算不算是最好的结果。

白真慢悠悠的晃过来。

风获如见了救命稻草一般,几步抢上去:“她在哪里?”

白真从袖子中抽了把扇子出来摇了摇:“为何不给她时间?如果她想通了自然会回到你身边,如果想不通,你绑着她也是无用。”

“这么说,你知道她的下落?”风荻半眯了眼。

“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我那妹妹的性格,太子不见得了解,如果迫得她太紧,真会出事。”白真坦然点头,仍摇扇子,没心没肺的瞅着风荻和容华:“没女人拖后腿,建国大业上,不是更省心。”

话出了口,见二人脸色同时黑了下去,忙抬高扇子遮了半边脸:脚底抹油的溜了。

容华暗松了口气,转身离开,平安就好……

风荻却望着白真的背影,抿紧了唇:“我一定会寻到你。”

然他这一寻,就是一年,白筱如同在世间消失一般,全无音讯。

而白真白真这人,看似吊儿郎当,嘴却是紧得很,无论他是旁侧敲,还是直言相问,任他软硬兼施,硬是没能问出个所以然。

直到一日下午,已有多日不露面的白真又晃到了风荻面前,将一个粉嘟嘟的小婴孩往他怀里一塞:“你女儿。”

风荻看着怀中正打着哈欠的小小婴孩,漂亮得如同瓷娃娃一般,晃眼一看象白筱,再一看却又象极了他,只要看过他和白筱的人,都不会怀疑这孩子的出处。

这一年多来已渐渐绝望的心,再次燃起希望,一指拽了正要离开的白真:“她呢?”

“她只叫我把孩子送给你,没叫我告诉你她在哪儿?”白真身子尽量往后仰了仰,与他尽量保持些距离。

过去与他周旋为他侍寝的阴影至今未散,这人明明知道那丫头是白筱,还能爬上他的床,跟他做出一副暧昧形容,谁知道除了男女之好外,是不是还有断袖之好。

这一年多来,风荻对象软皮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