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一定要找到你

第5章 大学,你原来如此… (1/4)

那晚,潘虹终于躺在了大学生宿舍的床上!

肥胖的林玉踏着路灯,跑步回家睡觉了,静茹躺在了林玉的床上。

黄蓉刚刚熄灯,当当当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黄蓉开了灯下了床开了门。

一个脑袋伸进来,“同学,给你们的窗户上买个窗帘吧,对面可是……”

黄蓉盯着那个脑袋仔细辨认了一番,“我认识你哟,今天下午,在男生宿舍门口,菩提树下,卖俄罗斯进口望远镜的不就是你吗?”

潘虹躺在床上忍不住笑了。

第二天一大早,母女二人在学五餐厅简单吃了早餐,边吃早餐,静茹的眼睛在柜台里四处扫描,心中纳闷,学长们所说的美女蛇爬哪儿去了?没有遇到学长们提醒的美女蛇,静茹有点小遗憾。

女儿在吃早餐。妈妈是在吃大学的味道。

静茹送妈妈上了去火车站的公交车,潘虹趴在公交车的窗户上对女儿说:“一会去买个手机吧,每天给妈妈打电话。”静茹微笑着:“保证完成任务!”

公交车启动了,载着着妈妈缓缓向前。

静茹追着公交车,朝妈妈的坐的车窗喊:“妈妈,等我毕业……”

公交车拉着妈妈走远了。

静茹站在路边,眼泪却流了下来。“妈妈,我一定好好读大学,四年之后,妈妈我来救你!”

潘虹闭目坐在公交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不知不觉溢出了眼眶,为自己为女儿为大学为心酸为欣慰。

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军训。

静茹以前对军训的评价是借用20世纪最伟大的人爱因斯坦的一句话,绝对是咔咔两刀,将这位智商无人可比的智者的文章剁下来一截,也不管是否断章取义:“……对于立正稍息走正步的人,只需要脊椎就够了,脑子是多余的……”

这个十八岁的美少女的来大学是为了学习,是为了完成自己人生,是为了羽化成蝶,是为了像《宝莲灯》沉香一样劈山救母,十八岁的少女甚至想自己可以成为解救沦为奴隶的犹太人的摩西。

命运的磨难打磨出了与一个十八岁美少女似乎并不匹配的雄心。

庙堂里的铺路的花岗岩条石被千人踩万人踏,而那尊花岗岩石佛像却被千人跪万人拜,同为花岗岩的条石愤愤不平。夜半,花岗石佛像对花岗岩条石说,你只看见我被千人跪万人拜,你怎么没有看到我承受的一千锤一万凿的痛苦呢?

人类的天性中的惰性,让人们往往只看见强者的辉煌,却不愿多想太上老君炼丹炉七七四十九天的炙烤熔炼。

艳羡舞台上芭蕾舞者轻盈曼妙婀娜的舞姿,嫉妒被鲜花与掌声包围的舞者,却不愿看到芭蕾舞者脱掉舞鞋的那变形的脚那脱落的脚指甲。

伟大总与磨难同行。

好好学习,毕业了,就带妈妈远走高飞!

军训期间,静茹已经开始从图书馆借书了。估计她是唯一一个带着专业书《新闻传播学》去操场参加军训的学生。

蝈蝈惊讶:“哇,静茹,你还生活在高三的惯性中吗?”静茹笑道:“我是来读书的,不是来踢正步的。”

其实刚从高三解放出来的孩子一进入大学,就像被突然被放出的笼中鸟,奋力忽闪着翅膀使劲飞呀飞,当自己真正飞入在笼中朝思暮想的自由天空时,竟然发现还真的有些迷茫,自由来的有些太快太猛,我往哪儿飞?我怎么飞?

一旦搬掉压在上面的巨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