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河之下

第六章 传闻 (1/3)

青峰崖,晚上。

“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吗?”唐朝薇靠着江潮的肩膀说道。

“你不想说,我自然不必问。”江潮望着窗外说道,“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我也不迟。”

其实江潮又何尝不想去问唐朝薇,但是他不能。因为一旦问了,就如同硬币落下,就必定是正反面其中之一,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失望罢了。

“我要在这青峰崖上修炼一段时间,争取突破双相十三变第七重境界。”江潮指尖摩挲着唐朝薇银灰色的齐耳短发突然说道,“双城会的事情就交给你打理了。”

唐朝薇没有说话,只是躺在江潮的怀里,望着月亮。

江潮告别了唐朝薇之后,一个人往青峰崖旁的小木屋里去了。

屋子很小,大约十平米的样子。

他盘腿屈膝而坐,闭上双眼,调整自己的气息。

屋子里很暗,只留有一扇窗户,月光透过玻璃缝隙挤了进来,墨蓝色的天空映衬下的森林显得更加的清幽。

这里是双城会的势力范围,所以江潮也不必担心有人打扰。

顿时,小木屋内光芒四射。

粉色的莲花凌空随风飘摇,只不过这是具象出来的幻象。

双相十三变,一套集大成的内功修行法门。

据清河古籍《阳炎上宫雷书》上记载,此修行法门可调节身心,具象出心中所想之物。有十三重境界,这第七重是一个门槛,第十重之后又层层都是一个质变。

传说修炼到最高境界甚至可以凌空飞行,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现在江潮正处于一只脚踏过第七重的境界。

心境里投影出的莲花不多不少正好七片花瓣,巨大的莲花将江潮包裹其中。

此时他已经脱去衣服裸露上身,身体出现红色的斑点。但是现在江潮却觉得极度的寒冷,就好像掉在了冰窟窿里,牙齿不住地打颤。

他双手无力挣扎,莲花却越来越娇艳,那是一种致命的红色。

《阳炎上宫雷书》记载:双相十三变,第七重谓之一大劫难,修炼稍有不慎,极易陷入幻境,身体犹如身处冰火两重天,不能自拔……

“给我破!给我破!”江潮自语道,额头不断地冒汗。

终于,莲花慢慢淡去。小木屋内的光芒也散去,恢复到之前的幽暗。

此刻的江潮两眼一黑,也昏了过去。

……

张洛感觉脑袋很昏,双眼模糊,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这一摔着实摔得不轻。

旁边的何念念艰难地爬起身子,从身后掏出来了一把小刀。

“你要干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张洛大声叫到,身体不住地往后退。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瞬间刀口已然割破张洛的脸颊,伤口很浅。但是刀身薄如蝉翼,极为锋利,鲜红的血留在了刀刃上。

还没等张洛反应过来,只见何念念将刀放到了张洛手里。

“喏,桃花不动刀,送你的!”何念念说道。

“早说嘛,吓死我了。”张洛摸着自己的脸颊,刚才被桃花不动刀划过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

桃花不动刀制作精良,刀柄刻有桃花字样,仔细闻下还可以嗅出淡淡的桃花香气。

“这是把魂印武器,刚刚用你的血缔结了契约,从此之后只有你能够驱动,发挥其最大的威力。”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