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武神纪

第1章 荒火教 (1/2)

夜,已经很深了。浓墨一样的天上,连一弯月牙、一丝星光都不曾出现。偶尔有一颗流星带着凉意从夜空中划过,炽白的光亮又是那般凄凉惨然。风,是子夜时分刮起来的,开始还带着几分温柔,丝丝缕缕的,漫动着柳梢、树叶,到后来便愈发迅猛强劲起来,拧着劲的风势,几乎有着野牛一样的凶蛮,在山野中漫卷着,奔突着……

荒火教,位于九黎西南部,四周高山耸立,群峰巍峨。

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间的空隙,仿佛碎掉的金子洒落在大地上,轻柔的春风,触摸在脸上如孩童的小手一般。

“哼哈,哼哼哈嘿。”一群小孩子,有大有小,约三四月到十多岁不等,约莫着百十人,在一片不大不小的广场上,趁着春风迎面,朝霞暖地的时候,哼哼哈哈的比划着拳脚。一眼望去,一张张还未褪去稚嫩的小脸上似有坚毅之色;岁数稍大的孩子做的有声有色,年纪还小的孩子也舞的是有模有样。

人群前方,一个古铜色皮肤,身穿红色战甲,体格状如虎豹的中年男子,目放精光的眼眸在每一个孩子的身上停留,一点一点的指正他们的姿势。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古人云,阴阳两极,互为生死之道;生之气为阳,最为强盛之时就是每天的清晨,咱们每天早起习武锻炼,内可强身健体,活血炼筋,外可保家护命,不论以后走到哪里,有一身本事都会有生存之道。”

“那死之气呢?”有个大些的孩子问道。

“死之气为阴,最强盛之时是每天的子时,古有妖魔作祟,反转阴阳,导致如今天下大乱。”中年男子一脸严肃的认真回答着。

“知道了,等我长大了,我再把阴阳反转过来。”有个奶声奶气的小孩子咿呀的说道。

大荒世界广袤无垠,人魔对立,北一方,时有遮蔽天空的巨大翅膀横过,在地上投射出大片的阴影,时有巨兽行走于大地,望月而啸,更有各种奇异的毒虫异蛇伏行,十分恐怖。

这是百十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往日都不曾在里面见得他的身影,今日非得跟着哥哥一起来随着大家锻炼体魄。

“咿呀咿呀,”小孩子口中随着手脚的挥动配合的发着声,学着自己的哥哥一般的舞着,扭扭歪歪的动作,像是喝醉了一样,摇摇摆摆,惹得大家一阵大笑。

笑声引来了其他人的目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妇女们手端着木盆盛着衣物朝着溪河边走去,男人们手持长刀或巨锤来回舞动,声如破竹,风声如雷;老人们盘坐在属于他们的地方吐纳吸气,他们修炼的方式比年轻的男子们要温柔的多。

大荒的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多洪荒猛兽毒虫,为了食物,为了生存,很多男子还未成年就过早夭折在了大荒中,想要活下去,唯有强壮己身。清晨的锻炼,无论是成年人,亦或是老人与孩子,这是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无法缺席的。

“好了,收功。”教导孩子们锻炼的中年人大声喊道。

孩子们一阵雀跃,停止了手脚上的动作,朝着中年人施礼,而后一哄而散,朝着各自的家中跑去,准备吃早饭。

荒火教。忠贞的火之教民。热情的蛮荒一族。正义的精神领袖。在尧统治的时代,火神祝融与水神共工发生了一场恶战,共工力敌不过,就一头撞向了不周山,不周山是昆仑山的一部分,更是撑天之柱,不周山崩裂了,支撑天地之间的大柱也就断折了,天空倾斜,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整个大荒世界自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周山的碎片落在大地上,燃起无法熄灭的三昧真火。带有三昧真火的巨型流星撞击到西南大地,令沉睡于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