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流光溢彩

第三章 喜糖 (1/3)

回到教室的时候,班里已经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幸运的是一向敬业的老班没有在班里,两人赶忙从后门溜回座位,拿出书本融入集体。

早上第一节是班主任带的数学课,作为一个重生的人,程溢彩怎么可能找得到老班所说的前天发的那张营养餐。

对于营养餐这个名头,程溢彩真是恨不得听一次便吐槽一次。

程溢彩所在的班因为是学校里程度最好的两个班级之一,除了获得学校师资力量的倾斜之外,还得到了学校额外的“营养补助”,就是每周都会给这两个班发一张学校出的各科试卷,美其名曰——营养餐。

在程溢彩手忙脚乱的一阵翻腾之后,还是很幸运的找到了那张卷子,然而上面干净的很,她根本就没有做啊。

程溢彩找到卷子后便如小学生一般坐的笔直,头却深深低着,双眼无神的盯着面前的试卷,心里将各路神仙拜了个遍,只盼老师不要点到自己的名字。

这世上有一种情况是,你越不想遇到的事,遇到的概率便会显著性增加,程溢彩此刻十分符合这种情况。

在老师点到程溢彩的名字,让她把倒数第二题的答案写到黑板上时,程溢彩赴死一般的站了起来。

她看着自己手中那干干净净的试卷,鼓起勇气试图为自己争取一个不上讲台的机会:“老师,这一题我不太会做。”

“写多少都行,你把自己做的步骤写到黑板上。”

程溢彩争取机会失败。

就在程溢彩硬着头皮要拿着试卷去讲台上时,她瞥见了刘光放在桌面上的试卷,以及忍着笑意的刘光。

程溢彩趁老班低头看花名册点下一位同学的空隙,伸手把刘光的卷子抓到了自己手里,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向讲台。

回到座位以后,程溢彩没一点把卷子还给刘光的意思,谁让他笑自己来着,活该。

刘光倒也不恼,拿着笔在那张空白卷子上誊写着自己的答案。

“昨天不是提醒你了么,怎么还是没做?”刘光小声的问道。

“有吗?”

“昨天我给你写的第一张纸条。”

程溢彩沉默了,当时她根本就没好好看,只觉得字丑了。

“看了,字太丑,眼疼就没记住。”程溢彩解释的同时不忘挖苦一番。

“你该补补脑了,记忆力退化有些严重。”

程溢彩偏头瞪了刘光一眼,“你这是人身攻击,需要赔付我精神损失费。”

“是你先进行人身侮辱的。”

“你的字丑是事实,语文老师认证的。”

刘光无言以对,败下阵来。

“那老规矩,一根真知棒。”

程溢彩不假思索的回道:“一个星期。”

“成交。”

除了数学课这个小插曲,一上午的课程就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程溢彩没有跟刘光一起,而是跟此时的一位叫做苏歌子的好朋友去了食堂。

程溢彩对于她已经记不得太多,当初苏歌子在高三刚开学的时候转了学校,在那之后跟她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不过与她关系好程溢彩倒是记忆尤深。

她跟苏歌子是在小升初那年暑假的一个兴趣班认识的,之后初中开学发现两人分在了一个班,还是同一个寝室。

虽然初二初三没有在一个班了,但关系一直很好,直到高中,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