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撒狗血的正确姿势

5.药石无医【四】 (1/2)

“寒霜姑姑..舒窈...舒窈有一事相求。”

————————————

“今日王妃都在干什么?”

夙祈天端坐在书案之前,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手中的书卷,问道。

那书房里本无一人,但自话一发问,中堂间便出现一黑衣人,自头到脚除了露出来的那张俊秀的脸,几乎都是黑色。

“回王爷,今日卯时王妃便在膳房为您煎药,刚于约两刻钟前王妃的仪亲到了王府,现在王妃正接了仪亲回了芸蔚阁。”十八有条不紊的将祁媛今日的日程说了个遍,这精确度即使搁在现在也是足以让人唏嘘。

“王妃...罢了,从今日起便不要再称她为王妃,丞相府的嫡女我摄政王府可供不起。”夙祈天将手中的书卷放在书案上,表情有些阴翳。祁丞相也是个老狐狸,为了巴结那昏君竟然舍得让自己的嫡女来摄政王府做眼线...

夙祈天的面容本就长的精致,不,应该是阴柔。一双凤眸,两弯柳眉;雪做的皮子,玉琢的骨;真真的可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可惜和他这个人一样,凉薄。

“是。”十八的回答简洁明了,丝毫不拖泥带水,答应完后便闪身消失于中堂,只留夙祈天一人垂眸沉思...

芸蔚阁——

祁媛双颊通红,两只小手不安分的搅在一起搁置在小腹处,上齿咬着下唇,眼神似是觉得有些羞人,一直不安分的乱看着。

“我们的小舒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薄脸皮了?”寒霜看祁媛扭捏的样子,通透如她也或多或少猜出了那么两三分。

“寒霜姑姑...舒窈..舒窈下面疼...”祁媛的脸红的可以滴血,毕竟是之前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出嫁之前又恰逢寒霜未在她的身边,她的父亲也从来不会让外人在她耳边说这种污言秽语。

寒霜一愣,继而笑的暧昧。

“舒窈莫怕,嫁为人妇啊,都会疼这么一阵儿,若实在疼得受不了,等会儿姑姑给你配点药,你自己搽搽便是。”寒霜拉过祁媛的手,轻轻地摩挲着。

祁媛是她义兄义嫂的女儿,自祁媛五岁时义嫂便撒手人寰,从那时起作为丞相府的女眷,寒霜便成为了贴身照顾祁媛的人,一照顾便是十二年。十二年里她从未想过嫁人生子,许是因为过于艳羡义兄义嫂的伉俪情深吧。

祁媛听见这话才小幅度扭捏的点点头,随即又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啊!想着也该有半个时辰了,王爷的药定然快要煎好了,我去端过来晾晾。”祁媛猛地站起身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风风火火的向膳房跑去。

只留寒霜一个人坐在桌前。看着祁媛风风火火的样子,寒霜失笑着摇了摇头,她总感觉自己的小舒窈嫁给摄政王之后,才第一天就变得这么偏心与摄政王...但愿小舒窈不要陷得太深,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明白,摄政王和丞相府...

【宿主,您刚才的表现...】沉寂了一个多小时的雷小七小心翼翼地问道,它的宿主...是真的让他惊喜。

【没怎么,只是真情流露而已。现在可不是什么游戏,要是不投入一点估计等自己领便当了都觉得莫名其妙没有归属感。我是不是忘记给你说,我家小新小时候写的那些狗血玛丽苏都是我给她提供的大纲?】祁媛面无表情的走在去往膳坊的路上,全然不见与寒霜相处的小女儿的骄矜。

【...】宿主,你赢了。

【对了,小七,等会儿记得帮我换药。】祁媛可还没忘她的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