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背叛人间的神通者

第一章 胡大胆儿 (1/3)

来自天边的风暴躁的呼啸,将原本就漆黑的夜空涂抹的更加幽暗。

小小的木棍抵挡不住窗外巨大的压力,“咔嚓!”一声折断了。

狂风涌进室内,一股凉意沁人心脾。

胡来被冻的一阵哆嗦,慌忙跳下床,用力将两扇自以为获得自由,正左右摇摆的窗户掩上,四下寻找,最后将一张桌子立起,才将这讨厌的风沙彻底隔在室外。

被这一番折腾以后,胡来的睡意全无,靠在窗边坐了下来,透过窗户的缝隙,借着那被云雾遮盖,偶尔才透露一点的月光看着窗外波涛滚滚的黄河水。

胡来一直不明白这浩瀚的河水为什么要叫黄河。两年前外面来了一个当兵的,他说这河叫黄河,据说这条河很长,长到没有尽头,而流到远方时候,这条河就变成了黄色。

对于那个当兵的话,胡来并不太相信,明明是一条碧波荡漾的大河,怎么可能就变成了黄色呢?

…………………………

胡来今年十六岁了,是这个叫河乡的小村里年纪第二小的人,不过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孩子却有六七个之多。

自己的家在河乡还算富裕,爹爹又能在外做些小生意,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成为村子里很少十几岁就上了三年私塾的孩子。

可胡来并不喜欢李先生满嘴的之乎者也,尤其近年来,李先生讲的东西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自己的求知yu望,自己问他北面是什么地方,他告诉自己是日月山,可是自己也知道那是日月山,但是在往北,李先生就说不清楚了。

可惜河乡太偏僻了,根本没有外人来,那个当兵的走之前告诉自己,沿河北上,走一个月的路程,那里有一座大城叫兰州,里面好吃的好玩的无数,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

当时胡来指着当兵的手里的刀问道:“那里有这么好的刀吗?”

确实,当兵的刀在胡来眼里可以说是见过最好的东西,比李先生家的小胖子拿的木剑强了不知多少倍。

“有,像我这样的刀,在兰州二两银子一把,还有枪,也是二两银子,还有剑,不过剑就贵了,十几两上百两的都有。”当兵的说话声音很粗,看上去特有气势。

随后当兵的又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盔甲:“看,牛皮缝的,不是咱夸口,你们村里的刀有一把算一把,哪把也砍不开咱这身盔甲。”

胡来羡慕的摸着哪身看起来已经非常破旧的盔甲,对于当兵的说的话他完全相信,村里最好的刀就是柴刀,最差的刀就是菜刀,想砍开这盔甲估计真不可能。

那个当兵的是来看望韩老伯的,韩老伯年纪大了,一直由自己的父母照顾,加上自己经常去韩老伯家给他送饭,那个当兵的才肯和自己说这么多话,至于村子里的其他孩子,一看到当兵的满脸的胡子和伤疤就吓的有多远跑多远了。

虽然自己想让当兵的多留一段时间,给自己讲讲外面的故事,但是当兵的终究还是走了,走的很急,自己虽然想要他那把刀,但是看他的样子是绝对不会给自己的。

自从当兵的离开以后,胡来就对和村子里的孩子们玩耍失去了兴趣,以往玩的不亦乐乎的游戏现在看起来非常无聊。

…………………………

窗外的风渐渐小了下来,胡来回到床上,在床边摸索了一阵,取出一个木盒,宝贝般的摆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打开盒盖,借着逐渐明朗起来的月光取出了里面的一把铜钱。

这是自己两年来的积蓄,二十六文钱。

由于家境还说的过去,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