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行三国

单打独斗有何妨 (1/3)

乙谷一战,辽东军第一军一部在伏击战中打出了精妙的步炮协同配合,攻城战之外,罗马军再度领略了汉军的器械威力!轰天炮的无差别打击加上狙击手建功几乎损耗了敌军一半的战力,格雷自知败局已定却想保住最后的尊严!

“三场就三场!”听了传译的话格雷也做出了决定,他倒没有去计较如果他们赢了汉军能怎么样,今天的局势易地而处他也绝不会放过一个汉军。

捏瓦斯,腾多,加上自己,就是格雷心目之中的出战阵容,前两者都是从决斗场杀出来的,拥有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与强大的战力。也许在战场上这种优势会被阵型和混战所低消,但一对一的单战就是他们发挥战力的最佳战场。

至于格雷自己,和斯潘诺里斯有些类似,都是世家子弟却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从小就接受训练,之后随着罗马军东征西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假设说斯潘诺里斯的信心已经被刘信和泪无痕打消了一半的话,负责后勤的格雷则丝毫无损。

今日事必死之局,格雷对此无比确认,不过战死沙场正是战士的职责所在,他不怕死,就算死她也要向强大的对手来展示罗马战士最后的不屈。当然经此一战他也清楚罗马军与汉军之间的差距,这种程度的伏击战,怕是让他提前有所准备也无法避免,难怪纵横天下的罗马军一直在汉军手中吃瘪无法反转。

罗马军三人站出都是膀大腰圆体格强壮,不得不说在身高体壮上他们确实要比汉军略胜一筹。尤其捏瓦斯和腾多,战甲已经卸下,一身肌肉似乎散发着钢铁一样的光芒,加上凶神恶煞的表情一般人看了肯定望而却步。

可辽东第一军可不是一般人,越是如此越是群情涌动,不少士卒吵吵着便要上前,生死搏杀身材体格的确是一种优势,但绝不仅仅如此。敢于出战的士卒又有那个没有杀过比自己强壮很多的对手?当年的匈奴人不也是这般?

“司马,我来。”一个身长七尺长相普通的士卒来到了林如身边说道,貌不惊人的他并没有对方那种夸张的体型,可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出口,四周的求战声立刻安静下来,似乎大家都不愿意和他争抢,也觉得他出手就是最好的选择。

“事关我第一军荣誉,小心了。”林如看了对方一会儿才重重点头言道,虽然只是个普通士卒,快要论单挑,辽东军能胜过他的包括高顺在内也不超过五人。

司马凌,辽东军全军大比个人搏击连续三年第一,更在两年前拿过一次全军大比的第一。今年三十一岁的他是个猎户出身,天生就有着极为敏锐的反应和灵活的身手,加上自己的刻苦锻炼,战力不断增强,尤其有一次鲁王来找高将军,高顺还请鲁王指点了他一番,自此更是一日千里,夺下了全军大比头名。

“交给我。”司马凌还是简短的三个字,提着自己的长枪就到了对方面前,随后用手指指了指对面最为高大强壮的捏瓦斯说道:“就是你了。”

一般而言身手都是眼光成正比的,司马凌一眼就看出对面的罗马壮汉是这三人之中的最强者,尤其是他的眼神,像是山林之中的那些猛兽一般。不用说,这个家伙手中的人命绝对要过百,要挑就挑最强的,司马凌绝不会犹豫。

“这个我来。”也不知何时从远方跑来一名队长打扮的军官,见他到来,士卒们纷纷让道,他直接就到了腾多面前做出了和之前司马凌一样的动作。

方道,辽东军第一军第二曲队长,武学世家出身,其父方俊乃是会稽郡著名的通臂拳大家,武术在战阵之中虽不能发挥全部威力可单挑恰恰适合。就在司马凌参加大比的那一年方道升了队长,之前他也是第一,至于二人之间也没有打过是众说纷纭,但到底孰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