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多宝道人

第五章 平心旱地拔葱 月票 or no?) (1/3)

后羿与常曦二人点点头,伸手招呼了一下还在宫前广场上上蹿下跳的撒着欢儿的玉兔一下,便要跟平心娘娘前往地界北俱芦洲的祖巫殿。就在这时,平心娘娘的眼光再次投射到那只可爱的玉兔身上时,终于忍不住轻叫一声,“咦,常曦道友,这是……”

常曦闻言眼中一暗,伤心的点点头,答道:“娘娘猜的不错,这就是贱妾那可怜的妹妹,羲和,巫妖大战之时被夫君后羿误伤,伤了大道之基,以至于修养了几万年,还没有恢复过来。”一边说着,一边感受着来自手上被紧紧握着的刺痛,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那张大手,示意自己无碍。

平心娘娘眼中闪过一丝可怜,叹息一声,“也罢,此事已经过去了几万年,而且本宫听说那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的太阳星金乌一脉如今已经彻底绝迹了,我巫族也不能太小家气,便再帮你们姐妹一次吧。”说着又是伸出被古朴的宫装罩在其中的那双手,在胸前掐出一个个神秘的印决,有别于玄门的轻灵,这些神秘的巫族法印在平心娘娘这个弱女的手中一个个闪现,却充满了阳刚。

随着这些巫族法诀闪烁这金光有如蝴蝶一般从平心娘娘的手中飞出,在彻底被这种美妙场景吸引的同时,后羿与常曦还惊奇的现一股股玄黄功德之气从平心娘娘的身后飘出,渐渐的将那可爱的玉兔罩在了其中,越来越浓,也越来越亮。当亮光达到一个即便是以二人的眼睛也敢都有些不适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从光亮的玄黄色气团中传出,接着就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扎着两个漂亮的羊角辫,身上还穿着一件绣着一只可爱玉兔的红肚兜,蹦蹦跳跳的从气团中跑出,光着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脚丫,跑到常曦的身边,紧紧的揪着她的衣袖,却将一双充满了灵动,怯怯的望着常曦身边的后羿,显得分外恐惧和无助。

轻轻的将她揽在怀中,歉意的向平心娘娘道:“唉,多谢娘娘。当年女娲娘娘将妹妹带来广寒宫之时,曾经说过,妹妹的大道之基被射日箭上的寒气所伤,恐怕都是了一部分记忆,如今看来,那人的话是真的应验了。”

平心娘娘也叹息道:“忘记了也好,如此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当下无事,平心娘娘转过身,刚要迈步,却看到那株月桂树郁郁葱葱,分外惹眼,心中一动,平心娘娘再次转过头向常曦问道:“常曦道友,你是诞生于这太阴星上的上古神祗,本宫却从未听说过你与羲和道友有什么拿手的法宝护身,为何不曾想过要将这株月桂树如同那多宝般炼化成法宝,以供自己使用呢?”

“这,回娘娘,非是贱妾不想,而是因为实在是有心无力,当年帝俊与太一二人有河图洛书与东皇钟之助,也不过是强行将扶桑木与太阳星的灵源斩断,将那扶桑树从太阳星移植到瀛洲仙岛,供十位太栖息修炼而已,娘娘也知道贱妾与妹妹身无长物,道行也不比帝俊与太一二人,无法斩断月桂树与太阴星灵源的联系,至于月桂树如此强大的生命力,而且无论是贱妾,还是帝俊等人,都没有那多宝道人高决的炼器之术,是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件法宝在面前,却难有半分的作为。”常曦娘娘颓然道,言语中满是无奈与失落。

点点头,平心娘娘颇为理解的道:“本宫当年也曾于紫霄宫听道,对于炼器之术也是多有了解,只因之前乃是祖巫之身,对于法器法宝之类无法使用,也就没有在意。其后本宫闭关于地府平心宫,也曾考虑过这炼器之法,虽然不敢自比道门太上老君,原始天尊这对师兄弟,比之那多宝道人也是自愧不如,但是想来要将这株月桂树炼化为法宝,还是能够做到的。”随即在常曦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使出盘古真身,或为千丈巨人,又将那件灰蒙蒙的鸿蒙至宝混沌珠祭在头顶,猛的踏步来到那月桂树的旁边,伸出一双举手将月桂树紧紧的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