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行规

第二百三十一章 起源(中) (1/5)

第二百三十一章起源(中)

萧桐站在原地,斜眼睥睨海水深处,海水很快浸到了腿根,使身心陷落冰冷,“是敌人就要杀。”

经过一个垂死挣扎的伤者,季东华保持了一贯的强悍作风,将那人颅骨踏住并碾碎。

随后他的惊愕之色毫不保留地绽露在眼中,“你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理,我的孩子。”

萧桐看向对方,很大度的笑了笑。

季东华面向他摊开双掌,耸了耸肩,然而就当他要说什么,前胸便突然绽开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非但没说出玩味的话,还使他英俊的五官扭到一起。

一把匕首从背心没入,在胸膛裂出,血最快地浸红了迷彩服。

“我草”季东华看向怔住的萧桐,在有气无力地骂了一句后徒然跪下,扑通一声。

此时,一名敌人在季东华跪地后被萧桐看清,这个人钢盔上沾满沙硕,应该是才爬起的,护目镜被子弹击碎,血沿着鼻梁人中划过嘴唇。

这个人栽歪着肩,在不由自主地颤抖,他看向了萧桐,张嘴流下一蓬血道:“宝贝,好久不见。”

尖锐得意的女声令萧桐直接崩溃。

双掌分别捂住肌白的耳廓抓紧,眼瞅季东华斜躺在地,无力地抽搐。

阿祖弥,未知女鬼,术士生前的关门弟子,它曾几度威胁萧桐性命,更多次在对方圆满的计划中作梗。

水花四溅,萧桐放下手喘息,在喘息,蓦地箭步冲向那个人,相隔季东华用他暴戾的一拳穿透凶手的胸膛。

可是,凶手的确轰然倒下,但那个得意地声音,依旧响在萧桐耳际。

“宝贝,这一次你让我心动。”

这一刻偌大的海滩使萧桐显得虚无穷尽,他蹲伏抓紧伙伴的两肩,眼看血洞在无休止地流血,一时怔住不能自抑泪的流出。

季东华快速眨着眼,身体在变冷。

无焦距的眼依然闪烁精光,警戒这一切,这就是季东华,他永不言败。

“先对敌。”

“对付我?”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得意洋洋,“季东华我真惋惜你的自大,但请记住,你并非战神,你只是人而已。”

“我的宝贝怎么了?眼睁睁看着好兄弟去死,心里酸溜溜的?”

忽然,一道锋利的气流溅起泥沙,在远处狠擦地皮,向他两人急速割来。

萧桐斜眼盯死气流,目光锐利,含带着泪。

“你这是自寻死路。”

话罢气流就到了眼前,萧桐倏举起右手抓向前,五指合拢。

这一举非但使气流消逝,还令萧桐的手扣住了一个人的脖颈。

此人轮廓玲珑曼妙,身体虚无渐隐,是若不细看会漏掉的虚渺体。

萧桐稍稍前倾,放下胳膊将此人压到季东华面前,让他们面对面。

“不可能你是人类怎会碰到我”对方得意的语气在这一刻变作惊慌。

萧桐居高临下看向它,五指再一合拢使它现形在季东华眼前。

这是一名浑身赤坦的女子,本就令人咋舌的贼眉鼠眼,由于惊恐变得更要丑陋。

它与术士一样拥有酒红色的眼,但对方的美貌并未得到传承。

“放开我”阿祖弥挣扎着,弱女子般的无助踢打。

在它眼中读到越来越旺的恐惧后,萧桐享受的抿了抿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