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情于乐尧

209.前夕 (1/1)

沈钟情觉得醉酒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她上次借着酒劲儿跟于乐尧告白了,并且得到了回应。坏处是,她酒醒之后头痛不说,还特么将她醉酒时候干的事都记得一清二楚。

细节到昨晚上于乐尧那双写满秋后算账的眸子深深地印在她的脑中。

“啊啊啊啊啊!!!”要死要死,她怎么就能又扇了尧哥哥一巴掌,呜呜呜,不会被灭口吧。

“放心吧,不会灭口的,顶多好好收拾你一顿。”傅锦书扣了扣她的房门,看到自家妹妹跟只鸵鸟一样拱起,再怎么说也要为好友念叨念叨。

那可是公司的大boss,被她一巴掌扇了还不能还手,还得顶着那个没消下去的红痕开会。傅锦书想了想今天上午在公司转角处听见几个小职员在那边yy的内容,顿时觉得他老板真是十佳好男友。

当他妹夫绝对够格了。

床上那个鼓鼓的小山包听到他的话从自己的领地冒出个头来,像一只小刺猬,两只眼睛圆溜溜的盯着他。

傅锦书无奈一笑,嗓音温润,“赶紧起床了,怎么这么能睡?像个小猪仔一样。”这都大中午太阳晒屁股了。

沈钟情闻言瞪了他一眼,“你才是猪仔!”

那眼神配上她娇嗔的语气着实算不上恶狠狠,傅锦书揉了一把她乱乱的发,笑道:“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赶紧起床,下午还有事儿,没忘吧?”

沈钟情点头,看着傅锦书走到门口才小声问他:“尧哥哥呢?”

走到门边的人脚速故意放慢,听了个七分,不过想逗一逗她,“怎么了吗小妹?”

床上的人支支吾吾,傅锦书作势就要走,小姑娘这才一把将他喊住。

“等等哥!尧哥哥呢?”

傅锦书看着她,“我还以为你能憋得住呢?今天看到阿尧脸上的杰作,我差点以为他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你哥就差上去跟他拼了。”

“我我那也不是故意的嘛,喝多了就…”控制不住自己。

傅锦书自然也知道她是喝多了,昨晚于乐尧将人送回来的时候他可没忘。小姑娘跟个八爪鱼一样牢牢攀在人家身上,就是不下来,还娇娇软软地哄他让他不要走。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哟。

看得傅锦书额头突突的跳。

因为于母也要出席所以中午于乐尧陪着于父于母吃饭,而沈钟情呢就在家陪两个老人吃饭。要是约在一起吃的话拿什么名头来说比较好,一起出席法庭的革命情谊?那还是免了吧。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在法庭门口碰到了洛愠舟一行人。虽然他还是带着黑色的帽子和口罩,但跟洛姨跟洛帷安站在一起的话倒显得不是那么引人注目了。而且在这里出现的,戴帽子的也是有的。毕竟上法庭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七七…”洛姨欲言又止,他们也是上午看新闻才知道的这件事。

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却以这种方式伤害了帮助过她的人,洛姨觉得无颜面对沈钟情。

沈钟情倒是知道洛姨可能会说什么,于是她提前打断了洛姨,“洛姨,咱们进去吧。”毕竟这事洛姨不知道,而且也不是她示意的,所以沈钟情根本不怪洛姨什么。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