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情于乐尧

211.普通又真诚 (1/1)

“阿林,我,你你怎么”洛奇红了眼眶,这个一向运筹帷幄心狠手辣的男人此刻看着洛姨无助得像个脆弱的孩子。

他问得压抑又不可置信,偏偏没一个人回答他。

直到庭审结束,他都恍惚在座位上,失了魂一般,对所有罪证供认不讳。离席前他用那双历尽沧桑的眼死死地盯着洛姨在的位置,后者却连个眼神都再没给他半分。得不到答案他又去看于父和于母,两人皆是一脸不愿多说的表情。

最终洛奇还是被押了下去,期间再没跟底下的人说过一句。只是那副期待着又惶恐不安的表情却一直没有变过,也不知道底下那个他期待的人有没有接收到。

沈钟情只看见洛愠舟拍了拍洛姨的背,而洛帷安则紧紧攥着她的手。倒不如说,是洛姨紧紧攥住了他的,像强忍着巨大的疼痛一般,死死地拉住这根救命稻草。

若说洛奇对洛姨没有感情那肯定是不可能的,看洛姨的样子也不像是全然不在意。如此看来,他们之间肯定是发生过什么。而能让原本的夫妻之间产生间隙的最大原因可不就只有一个么?小三。

这样想着沈钟情对那个女人就又多看了一眼,这铁定不简单啊。

洛诚的案子就很好解决了,只是可怜了底下坐的那些受害少女的亲人们,一个个哭得跟泪人似的都喃喃着自家孩子是遭了什么罪,然后就都吼着要让他去死。但洛诚还未满十八岁,只能在监狱里度过本该灿烂的下半生了。

后来洛姨还是去监狱里看了洛奇,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原本就在监狱里万念俱灰的洛奇更是萎靡,再也对周围的事物提不起丁点儿兴趣。

沈钟情倒是不知道洛姨跟于父于母也认识,洛姨跟于母更像亲姐妹一样,两人凑在一起就是聊聊孩子以及,儿媳妇啊一类的。

只是有次沈钟情听到洛姨十分愧疚地跟于母说对不起,算起来是她毁了她的人生。于母当时的回答是:她活了大半辈子,儿女都安康,还有了外孙女,比起许多人来说已然幸福了不知多少,还请她不要因为一个男人而离间了她们姐妹的感情。

所以沈钟情心里又有了一件知道但不会问也不会说的事:于父的车祸多半跟洛奇有关。知道了这个再配合之前洛奇的一系列表现,整件事她自己就能猜个七七八八了,但她也不能去评论什么。

因果皆有定数,善恶自有论断。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若是出现了误会,还是趁早消除了的好。当然若是有人硬要横插一脚,就得看两人的心志是否坚定了。

她是一直相信着的。

从别人那里传来的流言蜚语不可能做到完全不入耳,她会听,也会拿这个闹闹小脾气,但她不会信。若是真心爱护你的人,他会包容着你,会陪你一起玩闹,不管他在外面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在你面前,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爱你,想要为你摘星揽月的男人。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