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命娇惯

第393章 青天,不必说 (1/3)

然而事实证明,我这个病秧子,就只能被抬进去。

“咕噜噜……”我的肚子叫了。

我听到一声轻笑,有什么轻轻拂过我的脸颊,有熟悉的熏香袭来。

“饿了也不醒?”

我勾了下唇,微微侧了下身子,却没有睁眼。

“我在哪儿?”

“京城。”

京……

我猛地睁大了眼睛,对上云霁寒宠溺的眼,我眨巴了两下,突然鼻子一酸。

“就因为我,前功尽弃?”

我真不该晕!不然云霁寒就不会退兵,放过了周琦玉,再想南下,可就难了。

“都是我太没用了,我就不该来!当年在宁远城也是一样,都是我的错!”

我用被子遮住脸面,我哪还有脸见太后啊!还有柳谊,他肯定会敲着拐杖骂我的!

“翊儿……”

被子被云霁寒揭开,他一手拄着头,另一只手把我乱糟糟的头发一下下捋顺了,他说:“你没错。”

“别安慰我了。对了,你的伤好了吗?”

我抽了抽鼻子,抓住云霁寒的胳膊,完好无损的,应该是小九已经为他治好伤了。

云霁寒抓起我的手,仔细地抚摸着我的每一根手指,还把它们放到嘴边轻轻吹了吹。

“再也不许你抚琴。”

我的手指小九早就替我治好了,云霁寒眼里却仍旧溢满了心疼。

“和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士相比,我不过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想把手抽回来,云霁寒却握得更紧了。

“这话是谁教你的?”云霁寒冷峻地看向我,“翊儿,你在我面前,不必伪装成那副贤良淑德的模样。”

云霁寒抚了抚我的头,又轻轻捏了捏我的小鼻子,说:“你不仅仅是皇后。”

我努努嘴,抱怨了句:“也不知是谁说要我好好学着怎么做一个皇后的。”

“呵……”云霁寒坐起身子,从后面把我捞起来,“在我面前,你永远是朕的翊儿。”

“等等!这不是勤政殿哪!也不是关雎宫!”

我抬头看向云霁寒,问他:“你又大兴土木了?”

云霁寒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把我的身子扶正了,说:“朝阳宫。”

“朝阳宫?”

我歪着脑袋在脑海里搜索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朝阳宫,是昭国皇帝的寝宫。

“啊,哈?”

如果不是云霁寒扶着我的身子,我真的要从被子上滑到地上了。

我咽了下口水,做了个深呼吸,见云霁寒一脸的惬意,我问道:“我们没回承国?”

云霁寒点头。

“这是,昭国的京城,琔都?”

云霁寒点头。

我看了看周围,好半晌我依旧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我……晕了多久?”

云霁寒把我揽到他怀里,说:“朕懒得和周琦玉玩猫捉耗子的游戏。”

我抬头看向云霁寒,他眼里的那潭水深邃而广阔,我竟情不自禁地跌了进去。

“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掐了下自己的脸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