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剑幻尘

第五十六章 与子同穴 (1/2)

卓萤真话音刚落,楚含嫣、洛剑笙便发现结界周围的青芒蓦然一暗,可压力却是大增。如果将青芒比作海水,刚才虽然也是铺天盖地,汹涌而至,却只是海面上的风浪,气势虽大,威力终究有限。如今,这幽暗深沉的青芒却仿佛将这里变成了阒寂无人的万尺海底,那无穷无尽的压力,庞大得简直无法想象。两人仅坚持了十几息,便再也无法支撑,“啪”的一声,恋红尘和玄罡裙的双重防御结界,终于破开了一个蚕豆大的缺口。

面对疯狂涌来的青芒,洛剑笙又惊又急,他下意识的身形一动,挡在楚含嫣身前。可漫天青芒,还是在瞬息之间,便将两人吞没。眼前一阵眩光乱舞,忽又蓦然一黑,就此不省人事。

※※※

无边黑暗中,他仿佛坠入了一个寒冷的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听到婉转而熟悉的鸣叫和呼噜呼噜的低吼,洛剑笙迷迷糊糊的醒转过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浑身酸痛,经脉被封,坐在一个洞窟之中。楚含嫣正盘膝坐在他的对面,相距不过六尺,一双妙目正盈盈注视着他,眼波中满是关切之意。

见洛剑笙醒来,她明显松了一口气。目光对撞之下,她的玉容微微一红,眼波流转,娇媚动人。

洛剑笙心头大跳,忽然感到一阵寒气袭身,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这才发现,空荡荡的洞窟中仅有他和楚含嫣两人,并未见到青鸾和蓝豹的踪影。洞窟约十丈方圆,中央有一盏一人多高的青色灯盏,细长的灯焰在微微颤动。洞窟四壁光滑似镜,映照着洞中情景,仔细一看,竟是浑然一体的冰壁,全然看不见进出的门户。正是这森冷的冰壁,在不断散发着彻骨寒气,连早已脱胎换骨、寒暑不侵的洛剑笙也感受到了寒冷。

看到这里,洛剑笙这才注意到,楚含嫣的面色明显有些苍白,樱唇在微不可察的颤抖,而裙衫竟已凝上了一层白霜。

洛剑笙心中着急,四肢无法动弹半分,想出声问询,却又哑然无声,只得朝着楚含嫣眨动眼睛,用眼神探询。他急切真挚的眼神,让楚含嫣苍白的双颊上再度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看到她传递过来的淡定宽慰的眼神,洛剑笙稍稍松了口气。

他神念四探,发觉除了经脉被封,真元凝滞外,浑身的伤势并不重。看来,卓萤真并未真个下重手,只是擒住他们,并将他们囚禁在这个冰窟里。这臭婆娘,莫不是也是这般对待星彩姐的吧?可是,为何见不到星彩姐的身影呢?

他暗运真元,惊喜的发现丹田处,竟有一缕微弱的淡金色真元并未被封死,当下立时调息起来,试图冲开被封的经脉。卓萤真所下的禁制似乎相当复杂,可在他的淡金色真元冲击下,竟没费多少功夫,便迎刃而解。

正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正是那红颜白发的卓萤真:

“臭小子,这下你该老实一点了吧!”

洛剑笙正驾驭着那缕微弱的真元,游走全身经脉,听到语声时,他刚好冲开哑穴,当即答道:“倒也未必,你小爷精神着呢!”声音虽有些嘶哑,中气倒也充足。

“咦?!臭小子,你真有几分本事,中了我的封神指,竟还能这么快的冲破禁制!”卓萤真讶然了一声,接着又冷笑道:“嘿嘿,不过,就算你冲开禁制又能如何?没有我放你们,你们就别想从天煞寒冰洞里出来了,不妨告诉你,这洞壁均是由北海玄冰所铸,飞剑法宝难伤分毫。”

“臭婆娘,你关着我们到底想干什么?你把慕容姐姐关到哪里去了?”

“哼!臭小子!你们还是在这里老老实实呆上两天吧,怎么处置,等我想好再说!至于那个慕容丫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