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嫡妻原配手札

第一百四十一章 现代卷 (1/6)

收拾好屏蔽器和手套,曾柔低头看了一眼流血的手腕,手指间泛白且有轻轻的抽搐。

看来来伤得很重,曾柔却是心中有分寸的,她自己做不了手术,可原主还在,占据别人的身体总不能毁了原主的事业。

曾柔需要得仅仅是一个不再动刀的理由。

伤口的深浅是给旁人看的,只要曾柔自己握不住手术刀,谁敢勉强她给旁人动手术?

即便各种检查都证明她的手完好无损,但被最爱的丈夫如此伤害,心里有阴影了,谁又能说曾柔是装的?

“曾柔……曾柔……”李鸿飞眼见着曾柔用绢帕包裹住染血的手腕,红着眼睛道:“你把小柔还给我!妖孽,你把小柔还给我!”

“妖孽?你自己不也是妖孽么?别以为占据自己的身体就能辣气壮。”

“是你杀了小柔!”

“你错了,让曾柔伤心欲绝的人是你!如果不是你太多的风流韵事,你和情人生的私生女,她根本就不会放弃身体。”

曾柔既然敢揭穿彼此的身份,就不怕李鸿飞乱说,大哥莫笑二哥,李鸿飞自己来路都不地道,今日事后,他还敢到处乱说曾柔的是非?”还有一点,我忘了告诉你,没错,我今日来水月天下就是打算陷害你,让你帮我拉稳谢家以及请我做手术人家的仇恨值,顺便跟狠心,花心的丈夫离婚。不过,看在你我同为‘妖孽’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点,让你的情人们小心些。”

“从头到尾,我就没信过女人不为难女人这句话!”

“凭什么不为难插足别人婚姻的贱女人们?即便你我离婚后,我依然会对她们展开报复!”

“既然她们有勇气,有决心做你的情人,那么就别抱怨我的反击太过残忍,凶悍!”

“离婚后,还是朋友,呵呵,这话傻子都不信!”

哐当,曾柔推倒了屋子里的酒柜,将包房弄得乱了一些,摸了摸眼睛,方才清明的瞳孔,此时却欲哭无泪……在一旁的李鸿飞看得有点发傻,占据曾柔躯壳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说狠比谁都狠辣,说哭,马上就能落泪,她是演员吗?

即便总是演皇后,公主,贵族的女演员也不可能有曾柔方才的气质。

最后检查了一遍,曾柔含泪勾起了嘴角,“司法上将疑点归于被告,我尽量做得完美了,可万一有漏洞呢?所以……以我们的身份,司法是不会介入的,一切的疑点,只会成为永远的谜团……所有人只会同情受害的我,对了,我忘记了,你应该没心思找证据,准备迎接我爸的怒火吧,还有谢家,王家……呵呵,哪家老爷子不想做换心手术?”

“给你爷爷做手术,正是曾柔技艺最巅峰的时候,她为了那次手术准备了很多,几乎耗费了一辈子的心血,可惜……你爷爷是救回来,你们李家也稳住了局面,有了今日第一名门的实力,但你却忘了她的付出。”

“她不求你对自己有多好……算了,你连专一都做不到,还能称之为好?”

曾柔打开了包房的门,捂着流血的手腕冲了出去,这边闹出的动静,自然惊动了谢长河等人,他们一直没有离开,站在外面等……谢长河见曾柔脸色煞白,眼睛红肿,泪水渗入鬓角,上前扶住了脚下不稳的曾柔:“你怎么了?”

“他毁了我!”

曾柔将染血的手腕给谢长河看,大颗大颗的眼泪出落,“我的梦想,碎了。”

谢长河看到染血的手腕,心底有着滔天的怒火,“李鸿飞,好大的胆子!”

如果曾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