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圈子圈套第一部——外企商战纪事

第九章(2) (1/5)

菲比明显有些愕然,在电话里说:“哎,愚人节都过了,你怎么才想起来骗人啊?也太滞后了吧。”

小薛嘿嘿笑着说:“我就是个愚人,天天都是我的节日,不过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呀。”听出菲比仍然犹豫,他便撂下句狠话,“我可是头一次请你,你要是不答应就是看不起我。”

菲比想了想,下定了铤而走险的决心,回道:“怎么会呢?我就算看不起你,也不会看不起哈根达斯啊。说吧,几点?”

小薛选的是在西单君太百货1楼的那家店,菲比隔着玻璃窗就看见小薛已经坐在里面,忙走进去不等坐下就问:“早到了?”

“到了一会儿了,这儿没几张桌子,我先占座来的。”小薛所说的“一会儿”实际上是四十分钟,加有一片柠檬的白水他已经喝了好几杯。

服务员把甜品单递给菲比,也给她端上一杯水,菲比待服务员刚转身就说:“你怎么请我吃这个啊?贼贵贼难吃。”音量控制得恰到好处足以让服务员一字不落地听见。

小薛有些意外,略带失落地嘟囔:“我以为你爱吃哈根达斯呢,1月份我请客那回,看见洪总特意存到冰箱里留给你的。”

菲比故意皱起眉头想了半天,又装出满脸迷茫,然后笑嘻嘻地说:“不记得了,你看,多吃甜食就是不好,严重损伤记忆力。不过我记得老洪对我的这条教诲,说哈根达斯属于他一贯鄙视的那种‘假情调,真小资’的典型。”菲比刚说完就发现现场听众除了红着脸坐在对面的小薛,还有一位板着脸立在旁边的服务员,忙伸了下舌头,认真地埋头研究起甜品单上诱人的照片。

很快,菲比指着一款说:“我就要这个‘香蕉船’吧。”服务员逮到机会便严肃地较起真来:“你点的这叫‘爱琴海之舟’。”

小薛怕菲比与服务员理论,忙插话道:“我来这个‘情迷黑森林’吧,纪念我在德国的不幸遭遇。”服务员不发一语地扭身离开之后,小薛忽然诡秘地向四周扫视一番,压低声音说:“其实,请你吃哈根达斯只是一个借口,冰淇淋只是诱饵,我怕你知道我的真实意图就不肯上钩了。”

菲比不由得紧张起来,下意识地也向四周看了看,质问道:“喂,大白天的吓唬什么人呀,说,你搞什么鬼?”

小薛面带微笑,从脚边的电脑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飞快地放到菲比身前的桌面上,说:“快收起来。”

菲比一动不动,说:“别鬼鬼祟祟的,这是什么?”

“两万块钱啊,当初洪总借给我的,说好了等我挣到第一笔commission就还给他的。”

菲比的心这才完全踏实下来,端起玻璃杯说:“老洪借给你的,你要还也该还给老洪呀,给我干什么?我又不能替老洪做主。”

“是应该还给洪总,但我怕洪总不收,我还想过偷偷放到洪总的包里,又觉得像做贼似的。后来一想,当初这笔钱是经你手给我的,你就像是洪总和我之间的转款渠道,怎么来的就应该怎么回去,所以只好麻烦你转交给洪总。既然你不能替洪总做主,就不该擅自替洪总拒收,你先拿回去,怎么处理再由洪总定。”小薛说得头头是道。

菲比笑着问:“哟,你也小康啦?”

小薛既腼腆又得意地说:“澳格雅的陆总特地道,款子特痛快就全额打了过来,我的commission都进账了,要不然我才不会也搞小资这套。”

“你真不需要了?”菲比追问,见小薛坚定地摇头,便把信封拿起来放进自己的手包,说,“我也懒得和你啰嗦,拿回去让老洪看着办吧,算我倒霉,夹在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