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廉署档案

第22章 (1/3)

这次从上海返回的当天,他是先去秘密据点向老板汇报情况并接受新任务,赶到孔立雯处时,已是深夜,最近他与孔立雯的幽会,几乎都是深夜,匆匆来匆匆去。按照老板必须争分夺秒的要求,第二天一早他就出发。他记得早上他要起床时,孔立雯紧紧拥伏在他坚实的胸上哀求似的要求他再多呆十分钟。他轻抚着她光洁的背肌,吻着她耳垂说:“老板说是最后一次,这次完成任务后,捕猎行动就停止执行。我们又将像过去一样经常在一起了。”“就是因为是最后一次,我才特别感到害怕。我觉得好像会发生什么事。”她凉丝丝的泪珠滚落在他身上。“你放心,不会的,他们都是惊弓之鸟,怕得要命。”他安慰道。“你办完后,千万不要向老板提出关于我们的事。老板的心机太深,摸不透的。”“我听你的。等你的十年期到了,你就向他要求回老家去,我再想法脱身来找你。”

那天早上,她留着泪服侍他穿衣,并把换洗衣服替他装进旅行箱。听到预定送他到飞机场的出租车已到楼下,他才匆匆忙忙下楼,回头见她倚立窗前,泪流满面地手放在胸前轻轻晃动着,显得楚楚可怜。出租车开出一段距离,他又叫出租车转回来再经过一次她的楼下,发现她仍站在窗前发愣。出租车司机见状,以为他们是新婚夫妇,还说了句你们小两口感情真深。没见孔立雯接电话,赵志强开始心慌起来,不知她是病了还是遇到了什么其它麻烦。他决定每隔半小时给她打一次电话。

然后,他打电话向老板汇报这里的进展情况,告诉老板对顾鸿飞他已经有了九分把握,但主要对象秋士林早已离休在外地疗养院,待顾鸿飞事办妥后,他将立即飞往北戴河疗养院,因此时间可能会长一些。老板对他说,对顾鸿飞这类大人物,要多留个心眼,防止他使坏。老板还说如果他感到困难,将替他派位助手来。他回答说自己有把握处理好。挂断与老板的电话,他又拨通了孔立雯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71、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他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了,孔立雯是他的唯一,对他来说,人生的意义就是能同她在一起,为老板冒险干了许多违法犯罪勾当,最初是对老板的感恩,但在与孔立雯坠入情网之后,最大的动机就是希求得到老板谅解,期待有朝一日老板会网开一面,同意他们公开过正常人的生活。通常情况下,婚姻会在岁月的磨损下使激情趋于平淡,但像赵志强和孔立雯这种受到限制的恋情,却反而因岁月的流逝,激情之火越燃越烈。

他们每一次幽会,都有个第三者的阴影威胁着他们,也刺激着他们,使他们每一次都像是第一次,每一次又都像是最后一次。

不见孔立雯接电话,躁怒的情绪使赵志强坐立不安。又拨了一次电话没人接后,他决定去夜总会找个小姐陪着喝酒,喝个通宵,喝个一醉方休。他知道得不到她的消息,他会狂躁不安无法入睡。当他刚出门,还未关上门时,电话铃响了。

他房间电话只告诉过老板,以为是老板来的。再就是顾鸿飞,尽管他没告诉他自己的房间号,但他相信在顾鸿飞权力范围内,会轻而易举地查到他。也许是顾鸿飞想通了约他谈话。但当他拿起电话,听到对方熟悉的声音时,他兴奋得几乎快窒息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他欣喜地问。

“我就在宾馆大堂,查登记处查出来的。”她的声音甜润但却透着难以抹去的幽怨。

“真的在下面?”赵志强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不直接上来?”

“我想先确认一下是不是你。”

“你等着,我下来接你。”

赵志强放下电话,心急火燎地跑到宾馆大堂,果然看见在公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