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廉署档案

第27章 (1/3)

丁吾法又因与他关系太密切,掌握了他的一些情况,一定会上下左右方方面面,把事情搅得一塌糊涂,再把档案内容抛向社会,引起更大的社会震荡。按照袁可建议,结果无非三种:一种是丁吾法失败,入狱上断头台,他也因此丢掉乌纱帽。两人等于同归于尽。一种是张建一和叶宝健挺住不招,拿不到丁吾法的证据,丁吾法逍遥法外,而他仍然前途渺茫。再一种是在各种势力的干预下,最后不了了之,而他的形象受损,前途受影响。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会引起一场风暴。再一种办法是冷处理,秘而不宣,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不知道,逐渐淡化掉。从目前情况看,这个方法是行得通的。只要两个知情人袁可和胡欣红守口如瓶,这件事完全可能石沉大海般的无人知晓。

他相信只要分析清楚利害关系,深明大义能从大局思考问题的袁可能理解,袁可已向他表态,听从他的决策,他能感觉出袁可话中的含义,能感觉得出袁可已深知他的难处。再由他和袁可联合做胡欣红的工作,胡欣红也会理解,而且,真要动丁吾法,胡欣红也必定受到牵连,她的事业也必定受到影响。但是,让丁吾法这样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他的良心道德会时时刻刻谴责他。被丁吾法如此玩弄于股掌,他难以心甘,他的气愤怒火难以宣泄。他职业形成的责任感将使他悔恨难言,从此再也睡不安稳。尝到甜头的丁吾法一定会得寸进尺,更加肆无忌惮地从事犯罪活动。更可怕的是他将从此失去尊严失去人格受制于丁吾法,在丁吾法设置的泥淖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人一旦失去了尊严和人格,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提心吊胆过日子,前途又有什么价值?职权又有什么味道?还不如鱼死网破,轰轰烈烈干一场,在人生轨迹上划下一道又粗又浓的线。他一生处理过许多棘手事情,但从未如此进退两难。正当他左思右想,想不出万全之策时,丁吾法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

“郑兄,我俩得好好谈谈。”一进门丁吾法就激动地说。“谈什么?”郑路镓极力使自己保持平静,看见丁吾法进门的一瞬间,他几乎冲动地冲过去给他两记耳光,但躺靠在沙发上的他仅挺直了腰,冷淡平静地问。“袁可向你谈了什么我们就谈什么。”丁吾法在他对面沙发上坐下。“你知道袁可谈了什么?”郑路镓平静地说,尽量使话语不带一丝火药味,他一定要在风度气质上压倒这个所谓的朋友。

88、迅速采取了应变措施

“我怎么知道袁可和你谈了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善后。”丁吾法也不带火药味地说。

自从开始实施捕猎行动后,深谋远虑的丁吾法就把监控郑路镓的行动作为重点,他巧妙地在郑路镓随身带的手机里装上窃听器,派专人二十四小时监听,郑路镓的一言一行,全被他清清楚楚掌握。直到今晚之前,没从郑路嫁处发现一丝一毫对他的怀疑,他得意非常,庆幸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又顺利处理了赵志强的反叛,决定暂停捕猎行动。他记得,那天正躺在床上休息,负责监听郑路镓的人突然带着录音磁带来找他汇报。听完录音,当时便吓得他出了身冷汗。他没想到自己春风得意时,危机已悄悄走近。他惊叹袁可真是个不露声色的可怕对手。当时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已经暴露,立即外逃。但转念一想,还没到最后关头,不能自乱了阵脚。然后又仔仔细细听了一次录音,发现袁可掌握的证据只能认定叶宝健和张建一,对他还没有直接证据,主要是怀疑和分析,他的心才定了下来。他静思片刻,迅速采取了应变措施,觉得有必要与郑路镓开诚布公谈一次,向郑路镓申明利害关系,阻止他不顾一切孤注一掷。他觉得有把握让善于玩妥协的郑路镓适可而止。“郑兄,你当真要拉开脸面干一场?”丁吾法问。“我不明白你说什么?”郑路镓已意识到他已经知道袁可与他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