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绿发

第12章 (1/3)

就算有,也断拔不出来!我箍死你!?

哈森听到自己的肌骨一齐呻吟的怪响。

所以他也怪叫起来:

“你先放手再说!”

“死士”龇着牙,就像一头绿发猛兽,道:“放手?我们不是在打架么?”

哈森这回听到自己的骨骼不是在呻吟,而是在惨呼了:

“打架——总得要放开手才能打呀!”

“我呸!打架就是打架!我箍住你、箍死你,就是赢了,想骗我放手?你断了气我才放手!”

老实说,哈森真的觉得自己快断气了。

——史斯再不放手,他恐怕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而且,也快连呼息都停顿下来了!

所以,他挣动得赤脸通红,喘咳不已,嘶声说:

“我……你……你不公道!”

“公道?”“死士”狞笑:“公你妈的道!我是中华子弟,龙的传人,打死你就是公道!”

哈森上气不接下气、断了大半截气的说:“你放下我……再说……你这样箍着我……什么龙……连猪都不如……只算是猪的……传人……!”

“什么!?”“死士”非常生气,竟真的放了手,吼道:“你敢侮辱我的民族!?”

他绿发竟然坚指如戟,陡然放手,这一下,反令哈森四肢百骸,周身刺痛,一时酸软无力。根本还不了手。

“死士”却把哈森拦腰掀起,高举过顶,连转四匝,大吼:“你敢说我是猪的传人……

我掷死你——!”

正要扔时,忽觉脑门一热。

血,直从他高、宽、隆起的鼻梁淌了下来。

他愣往也。

他扔不下去。

他在迅速凉冷。

他的脚一软。

跪地。

趴下。

倒。

死。

哈森也从这真的变成“死士”的“死士”手中“滚”了下来。

他缓缓的拔出嵌在史斯绿发间的利刃,咕噜着说:

“什么传人都一样……谁笨……谁就是猪的传人……”

他抹掉鼻孔淌出来的血,却涂得一脸都是:看来,给史斯这一轮猛箍,受伤显然不轻,能活得下来。已属侥幸了。

“我已告诉过你……我是有刀子……”

说着,脚一软,只觉天昏地暗,全身乏力,也趴到地上了。

他虽辛苦,支撑不住,站立不稳,可是并未真的晕过去了。

——许是因为意志力之故吧?

这时候,是晕不得的。

他这才倒地,却听“砰”的一声,一人也倒了下来,一个火烧的焦骸,却正好跟他对在一起!一把斧头。却刚好落在他左耳侧边,直嵌人地,差点还要了他的命!

——给你选择武器;一是绣花针,一是斧头,你选哪一样?

当然是斧头。

——如果你是武术界的一流高手。你会选那一样?

自然也是斧头。

一定是斧头。

绝对是斧头。

——无论是不是高手,都一样。

这不是武侠电影,也不是武侠小说,俗称:“一寸短。一寸险。”绝对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