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绿发

第9章 (1/4)

骆铃把大个子史斯和那给他击昏的司机(当然由史斯搀扶着),用枪指吓着,押到火场边上来,与哈森以枪指着的辜剑会集。

全集合,局势就明朗化了:

辜剑一向在毛赐手下做事。

史斯则在毛更身边服务。

毛赐是毛家二少,毛更是三少。

他们刚从毛锋的心腹伙伴张福顺家里出来,就遭受史斯和辜剑的暗算,毛家的人,这口说什么也脱不关系了。

这事情基本上不必再审,已十分分明;毛念行和毛家的人,已不惜公然与警方为敌,杀人灭口。

另个重要也因而十分突显:

张福顺是关键人物——毛家既然要杀他灭口,自然不想他落在警方手里。

至于为何不想他落于警方之手,当然是因为他已知道太多毛家的机密。

这人当然还有张小愁!

哈森、骆铃一个隶属于警方,一个则不是,但这回想法却绝对是一样和一致的:

毛家意欲铲除的人,只要保住他们的性命。就是取得胜利的最有力方法。

何况,他们现在还不但有“人证”,还有“人犯”:

多了史斯、辜剑这些人。

哈森先和温文打了个招呼:“喂,你那儿解决了没有?”

温文笑吟吟的从火场波及了不了地方行来,拍拍手道:“没有解决不了的,我嘛!一掌一个。”

哈森这才放了心。

他只有一副手铐。还正铸着张福顺,如果要把这几个孔武有力的家伙现场就戴,得多费些周章了。

“是谁叫你们来干这种事的?”

他没马上开着录音机。刚才险死还生的大爆炸里,他依然死抓着这录音机不放。他毕竟是个好警官。

没有人回答。

“你们不答,只怕到了警局,就轮不到你们不答奇書網電子書了。你们要是乖乖说了,我可以代为安排,待遇要好上许多。说不过要转为污点证人,可以获得减刑。”

史斯冷哼不理。

那司机显得有些恐惧。

辜剑冷然说:“我们不怕。老板会替我们请律师的。”

哈森开着了录音:

“老板?毛老板,你是说毛老板派你们来的吧?”

辜剑恶毒地盯着他手上那架录音机,凶狠的说:“我没有这样说。”

“你没有说?刚才又提你老板,你老板不是毛锋吗?”

“他是替我们请律师,”辜剑依然抗辩,他知道这个是行差踏错不得的,“可没说是他派我们来的。”

“毛锋没派,毛念行总有吧?”哈森改而旁敲侧击,“毛更呢?毛赐呢?别告诉我们你们跟他们没有关系!”

他一面说,一面想叫温文找几条绳子,先把这些危险人物捆着再说。

“你的不行!”骆铃又被出了银针,针在火光里闪亮闪亮不已,“让我来问:我再问你们,是不是毛家那干禽兽派你们来杀我们的!?”

问了一次,没人回答。

大家都没把这时髦而美丽的女子瞧在眼里。

骆铃笑了。

贝齿白皙。

跟她的眼自一般雪玉的白。所谓明眸皓齿,大概就是指这种样子。

“我再问一次,你们不说,等着后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