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穿是一种病

第四十四章 终点 (1/2)

这个村过去的名字叫上山村,新的名字叫终点村。

这个名字能够被批准,说实话也挺让人意外的。

类似终点村这种老年村的出现,其实是置换组队文化必然的产物。

组队的本质是合作,最后一定会出现强强联合,被淘汰下来的弱者最后不得不聚在一起。

组队文化表面上是大家自愿,其实最终一定会产生某种被迫的自愿。

就像这个村,从公告栏里的信息看,许一飞都猜得出来——这村里很多人都没办法正常吃饭取暖了,所以天冷了还要凑在一起找个有空调的地方睡,平时做饭估计也是一个村就几户人家轮流做。

许一飞拿出手机,通过金石内部的消息渠道搜索关于这个终点村的新闻。

最近的就是这个村连续发生集体自杀的案件,在置换时代这是大新闻。

其中也有金石的研究报告——一位金石的内部队员曾经在终点村住过几天,对这里人的心理状态有一定的了解。他的结论是这些人自杀不是因为经济原因,因为置换者本身的经济条件是波动的,同一具身体,可能今天穷,明天就来个稍微有点钱的。现在很多的置换者也都更理性了,兜里没点钱是不会出来冒险置换的,能凑合都先凑合。

但是在终点村,这种理性却似乎遭遇到了某种挫折。

终点村的第一批人员本来就是组队时代被淘汰下来的,来到终点村之后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大概百分之80以上的人都置换走了。

但还有百分之二十的人留了下来。

要知道,这些人占据的身体,可都是70岁以上的,不提身体本身的衰老,很多人还都有严重的慢性疾病。

这样的身体现在都被人称之为“灵魂的公共厕所”,意思是每个人进来之后都急着出去——因为公共厕所里面臭味太严重,根本呆不住。

同样,这些身体的条件之差,生存质量之恶劣,几乎就是全人类生存质量最低的典范——再往下,就只能跟在床上等着咽气的人去比了。

这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的人为什么不走,研究报告里提到,原因是因为这些人真正的绝望。

不仅仅是对自己生存环境的绝望,对人类未来命运的悲观……

他们大多数人对自己也是绝望的。

很多人之前就有一定的心理问题,抑郁倾向明显的也有不少,这些人被淘汰,聚集到一起,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他们同病相怜。

在置换时代,拥有同样特质的人群会在不知不觉间聚集,终点村聚集的就是这样一群人。

他们大多经济条件比较差,之前的人生经历也都不顺利,置换时代经历的大多都不乐观,很多人不止一次进入过各种类型的救助站,很多人因为过度频繁的置换,产生了心理问题——置换本身就是一种极其剧烈的心理体验,无论是换到好的身体的狂喜,还是换到差身体的沮丧,换到救助站的绝望……

很多人组队的时候,就有约好一起走向终点的意思,所以这里也被称之为终点村。

客户的电话这时候响了,许一飞竖起耳朵,似乎能模模糊糊的听到一点——似乎是交代办的事情有了结果。

又等了一会,有七八个人走了过来,都是一群老人,他们一个个都是头发凌乱,胡子拉碴,很多人身上甚至还有刺鼻的怪味……

为首的一个各自最高的,花白胡子的人过来敲车窗,大声喊:“是来发钱的吧?钱呢?”

坐在后座的客户出了门,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