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嗷呜!团宠龙崽恃萌而骄

第八十章并非情愿 (1/3)

“嗯?”仇汐松开他的鼻子,量玖焕也不敢费那么大周折同自己说这么一句不要命的废话:“你是怀疑······”

“对!”玖焕在人间历劫调动了他的思维灵敏度,认真推理分析:“仙客公主身上的味道很特别,与一般的花香不一样。方才我们躲在盆栽后头时,仙客公主都将自己的手搭在贲突手腕上,挨得那么近了,贲突身上都没有这么浓的花香,可是訾鼎身上有。”

“莫非他们有染?”仇汐未料到玖焕能提供这么重要的信息,学着煌擎将他抱起来,亲亲他的喉结:“我家小宝贝儿真棒!”

“嘿嘿”自己总算是帮上忙了,不再是那个只会跟在别人后头的小累赘了:“好了!汐汐,快放我下来,这只是推测还需要证实,而且说不定他身上佩戴了什么香包呢?”

“小傻瓜!”仇汐将他轻轻放下:“你都说了她身上的香味特别了,訾鼎怎么可能这么巧就戴着同仙客公主体香相似的香包呢?”

“对哦!”玖焕搂着仇汐的脖子:“还是你考虑得全面!”

“啵!”仇汐低头欲亲他闪闪发光的眼睛,还没碰上,这小家伙就将眼睛闭上,仇汐使坏,就低下身子去咬他的小脸蛋。

“嗯?”玖焕感觉不对睁开眼睛见她如此,收回手,用爪子拍仇汐的胸膛:“汐汐,松开,会有印儿哒。”

“叭——”仇汐放开,玖焕脸蛋果然红了一块,仇汐笑道:“我就是故意的,我恨不得在你头上写着‘玖焕是我的’。”

“都啥时候了,你还这般不正经?”玖焕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涎水:“干活吧,您!”

“我能干什么?还不得仰仗你这比哮天犬还灵的鼻子么?快闻闻,訾鼎在哪里待得最久,说不定还留有香气!”

“你把我当狗使啊?”玖焕撅起小嘴,用手盖住自己的脸,立下豪言:“总有一天我会咬回去的,哼!”

“好!您说什么都对!”还想着要回来,还真当自己是狗了:“到时候我化为原形,看那还舍不舍得下嘴!”

“你······”想起仇汐那只绝美的尾巴,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屈辱算什么?“你且看我舍不舍得!”

仇汐的脑袋往右边一摆,表示走着瞧。

玖焕闭着眼睛,让自己的嗅觉更加灵敏,循着淡淡的香味往前摸索。越往前走,香味越浓,仇汐紧跟其后,免得他磕着碰着。

嗯?这里的味道好浓,仿佛仙客就站在跟前。玖焕还要往前走,踢到什么异物,绊了一跤,仇汐忙伸出手从后面抱住他:“前面就是床了,没地方走了。”

“嗯?”玖焕睁开眼:“怎么会是这里?不应该呀?訾鼎没事坐在戎昭的床上作甚?”

“说不定二人在这里幽会呢?”先前是自己先入为主了,总以为作案的是峯谑和于嵩,现在看来訾鼎也不怎么清白。

玖焕轻轻摇头:“公主的住处离这里比较远,时间上来不及!”

戎昭的床是架子床,说是床,但怎么看都像是一间小屋子。其围栏用小木块做榫拼接成荷花图样。窗的两侧似是雕花木窗,上面雕着对称的图案。下面有两层床屉,用棕绳和藤皮编织而成,下层为棕屉,上层为藤席,棕屉起保护藤席和辅助藤席承重的作用。地上置了一体质宽大的镂空脚踏,长约二尺,兼具按摩功效,看来戎昭还真是个讲究人儿。

既然人没来过,还有这么浓的味道,莫非这里藏着些什么?二人分头翻找,玖焕上床去翻翻被褥,仇汐则在检查抽屉。

“咦?”玖焕喜欢自己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