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嗷呜!团宠龙崽恃萌而骄

第八十一章 鼻涕虫 (1/3)

玖焕头低得更低了,活像只低头啄食的鹦鹉,三人行,也就仇汐昂首挺胸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贲突一直站在桌子旁边等待,见他们来了连忙迎上去,亲自帮他们移开凳子:“坐,坐,不用客气!”

“将军客气”訾鼎算是嫌疑人,此事还是不能让他知晓,另外这本是戎昭的私事自己偷看本就犯了大忌,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父亲”訾鼎行退礼:“孩儿先告退了!”

“坐下一起吃嘛!”贲突满脸慈爱地望着他,桌子上也摆了他的餐具。

自己常年在外征战,还是十分珍惜与孩子们相处的时间的。

“不了,孩儿现在没有胃口,就不扫大家的兴了,孩儿去看看母亲。”他母亲常卧病榻,身体不好。

“好!那为夫也不勉强了!”贲突可不管什么嫡出庶出都是自己的儿子,一视同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满足二人的要求。

走得恰到好处,就不用想办法避开他了。等人走远了,仇汐才起身认错,先下手为强:“小神犯了错事还请将军责罚!”

“嗯?殿下何出此言?”贲突放下手中的酒瓶,认真听他说话。

“方才我等在令郎房间搜查时发现了这个”仇汐双手奉上。

“老夫看看”一看便知是戎昭的字迹,遂耐下心来往下看,看着看着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为父就知道,你心肠不坏,你怎么不告诉父亲呢?”

“不对”仇汐身子一震,连呼道:“错了!错了!”

拉着玖焕就往回跑,贲突叫都叫不住,玖焕边跟着跑边问道:“哪里错了?”

“香味儿!我们最初的目的是因为香味儿才过去的啊!那个册子一直存放在床板内侧,我们打开时有两处刮花的痕迹,一深一浅。”

深的自然是戎昭留下的,浅的应是旁人打开的。玖焕恍然大悟:“你是说还有别人见过?”

“对!正常情况下訾鼎是不会在戎昭床上待,若是不正常呢?”这册子应该是真的,不过他们肯定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我们忽视了更为关键的东西。”

一来戎昭的院子,仇汐便道:“阿焕,快闻闻,东西还在不在?”

玖焕深呼吸,香味若隐若现,显然不似方才那般足:“味道淡了好多,应该是没了。”

“还是疏忽了”仇汐有些沮丧,盯着枕头,面露疑色:“阿焕,刚刚枕头是这么摆的么?”

两人出来时,还是将床铺整理了一番,免得显得他俩太没礼貌了。

“不是的,好像······”玖焕将枕头倒过来,将有红色花纹的那头对着床尾:“这样才对。”

“嗯”仇汐鞋子也不脱,直接上床撬开匣子,里面竟然还放着一本一模一样的册子:“怪了。”

仇汐将它拿起来,别说其内容、笔迹别无二致,就连最后一页的污点都相差不多。

“奇了怪了?难道这册子还会分身不成?”仇汐惊道,刚欲同玖焕分享,却见不见玖焕的人影。不会吧!仇汐连忙下床,不会自己又犯了同一个错误,让玖焕被人抓了去?

“啊!”玖焕感觉背上被人踹了一脚,身子前倾,自己想先退出来,身子往后退,手臂是出来了,头竟然卡在柜子里出不来了,里头黑乎乎的吓人,哭喊道:“汐汐,汐汐救我!有人踹我!”

“啊?”原来自己踢到了玖焕的背闹了一场乌龙,仇汐见他就留一个屁股在外头,头跟身子都卡进去了,还以为他闹着玩儿:“你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