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人采摘玫瑰

17 (1/1)

纪漾在19楼的房间内,被程嘉晟舔弄同时。

邵誉打横抱起了熟睡的“纪漾”,微卷的长发散落在他的手臂上,露出了温沁沁的模样。

温沁沁不自觉的搂住邵誉的腰,半梦半醒间道“就在这睡,我可没那么好哄,程嘉晟你别想我这么快的原谅你噢。”

邵誉想到刚打过照面的程嘉晟,估计是两个喝醉的女人记错了房间号。他刚把温沁沁放到床上,准备去19楼看看,就被她拉住衣服。

睡衣遮不住饱满的乳,温沁沁没在意,她拉住“程嘉晟”的衣服。“我说不原谅你就走?你果然不爱我。”

“温女士,我不是....”邵誉的话被温沁沁惊人的举动拦截回去。

西裤的拉链被拉下,性器被温沁沁从内裤里拿出来,温热的唇一张一合吞咽着沉睡的性器。

“让我舒服了,我就原谅你....”

拉过男人的手掌,拢在饱满的乳肉上。“嘉晟,你今天也太不主动了...”

温沁沁吞咽着渐渐硬起的性器,想要抬眼看程嘉晟的表情,却被那只没附在胸前的手遮住眼睛。

邵誉应该转身就走,他清楚的知道她和程嘉晟之间的吵闹与他无关。

就算她误会,那也是他们的事情。

可温沁沁就像妖女,玩弄着他的性器,让他移不开半步。

鬼使神差地,他宁愿自己是程嘉晟。他站在床边,看着温沁沁樱红的唇吐出肿胀的性器,舌尖在龟头上来回舔弄。

手掌不自觉的捏紧无法掌握的乳,听着温沁沁喊疼,邵誉只想更粗暴的对待她。

他的手从胸口处移开,不满足于温沁沁的舔弄。他按压着她的头,粗大的性器从舌尖到喉咙。

程嘉晟不同于以往的温柔,好像要报复自己这一个月单方面的冷战,他格外粗鲁。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温沁沁湿得厉害。

白浊的液体混合着唾液被她吐在手掌里,温沁沁不满道“又射嘴里...快松开手给我拿纸呀...”

邵誉没动,他模仿着程嘉晟的语气问“沁沁,我拿毛巾给你擦好不好?”

“那你快去噢,我又困又晕。”

随手拿纸巾把那滩液体擦掉后,邵誉看着温沁沁沉睡过去,快步走进浴室,拿出热毛巾把她唇边的痕迹和手掌擦干净。

听到门外程嘉晟打电话问房间号的声音,他走到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我进错房间了,你来2086找我。”

开着飞行模式的手机,发不出去消息。邵誉没有退出页面,合衣躺在沙发上假寐。

程嘉晟开门前做了很多想象,温沁沁被邵誉操弄的场景出现的最多。

但是他没想到邵誉会躺在沙发上睡觉,他快步走进卧室,看着并不凌乱的床和熟睡的温沁沁,空气中并没有奇怪的味道。

一边骂着自己太不是东西,睡错了人,还担心别人也像自己这样无耻。

他拿起邵誉的手机,那条消息更是让他无地自容。他轻轻推了推邵誉,把刚倒好的热水递给他“麻烦邵律师一直守在这了,纪漾在1972,我发现走错房间找了好久才过来。”

邵誉从茶几上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我先去接她回家,再会,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