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婚夜,趾高气扬的侯爷被我气哭了

第四十三章朝堂有两顾 (1/2)

三月初二那天,是梁佳回府的日子,刚一回府,便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故此,梁冉本定于初八的及笄礼只能推迟了。

梁佳记得前世梁冉的及笄礼是四月初十办的,恰逢她生日,梁将军也班师回朝,一家人都在场,倒也算圆满。

“小姐,小姐?”绯月小声唤她,打断了她的回忆,“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梁佳瞧了瞧结痂的伤口,距上次坠楼事故,已经过去了小半月了,不过是外伤,她自己便能调理好,如今她已于常人无异。

“好,我们简单收拾一下便可。”梁佳吩咐着。

绯月撅嘴应是,她家小姐生得这样好看,如谪仙般的人物,却从不打扮,就连衣箱里也全都是清一色的素色衣衫,以白色居多……

“小姐,奴婢知道您喜欢一切从简,可堂堂大将军府嫡女穿得却不如偏房的丫鬟……外人该如何编排您。”绯月是直肠子,在梁佳面前更是肆无忌惮。

“你这丫头,又胡说了不是?”梁佳拍了下小姑娘的手,“一个人的身份,不是光靠衣着来判断的,有的人,就算身着锦缎也遮不了一身俗气。”

“噢,奴婢知道了,小姐说得有理。”绯月继续摆弄起梁佳的头发,心想着,既然服饰上不能华贵,那便在发饰上花些心思好了。

可这点小心思仍是没能实现,梁佳最是了解她不过,提前从妆奁里拿出了一支白玉钗,“就用它吧,配上我那月白色留仙长裙吧。”

绯月二计都没得逞,气鼓鼓的,“小姐,您就欺负奴婢吧!”说完还是乖乖去拿了衣服。

“我的好绯月,你若再磨蹭一会,也不用去请安了。”梁佳摇头,她非得板板绯月的性子不可,要不早晚要在这张嘴上吃亏。

一身白衣胜雪,硬生生看呆了小丫鬟,“小姐,您可真好看!”

梁佳对着镜子照了照,是啊,这张脸当真是好看,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微微一笑,便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分外娇憨。

想来,除却她一身医术不提,让二房忌惮的还有她的容颜。

“贫嘴!快走吧,早些去早些回来。”梁佳别开头,她还是她,可也不再是她了。

老夫人是个重男轻女的,为此,对于没能诞下嫡子的梁夫人意见颇多,甚至分去了一半掌家之权。

对比之下,二房要得宠的多,她竟能舍得把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孩子送给老夫人教养,此举甚得老夫人欢心,她也十分宠爱那对双生子,娇惯的不成样子。

想必今日要她们前去,便是要说这及笄礼的事儿,都说爱屋及乌,老夫人疼爱双生子的同时,自然也会分一些给一母同胞的梁冉。

至于梁佳,那就是个例外,想当年因为出门学艺的事儿,老夫人还大闹了一番,说是女子无才便是德,梁佳不该出去,就该锁在深闺学规矩,也多亏了她那糊涂爹的偏爱,要不然梁佳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花瓶了。

所以,梁佳今天是去听训的,她心中有数,因为生病耽误了庶姐的大事儿,可不就该骂么。

“给祖母请安。”没用多久,就走到了老夫人所在的福安堂。

她是最后一个到的,双生子守在老夫人两侧,梁冉坐在上座,正喝着茶和老夫人说笑。

见到姗姗来迟的梁佳,老夫人立刻冷下了脸,“三丫头,我听闻你身子已经大好,才想着唤你来和兄弟姐妹们熟络下感情,眼下看来,你是没好利索,不然怎会迟了这么半天?”

她不过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