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惟愿此生与你携手共白头

第六十四 褚王府的规矩 (1/3)

舒国公计划了一个抓刺客的戏码,把席舒窈等人送出了京城。

一路上,褚木桀都失魂落魄的,直到有一日发疯似的要回京城报仇。

席舒窈扇了他一巴掌,这是她头一次这么打人,疼得她都想哭。

“褚木桀,你听着,你可以回去,大不了就是给你收尸,这一路,你难道没听到消息吗!

不止你阿爹阿娘,就是你其他几个皇叔府上有刺客踪迹,你阿公大受打击,已经重病不起了,只有离开京城,才有活路,或者才能查出一切,报仇雪恨。”

“阿衍,我们走,如果他想回京,我们回去便是。”

席舒窈忍着眼泪,她不想回去吗!

阿爹,她的阿爹,她还没有见阿爹最后一面呢!

最终褚木桀与她一同往南走。

这是前世,十三叔带她走过的路。

虽然,那时她精神恍惚,可下意识的想要去记住她曾经走过的地方。

在江南陵城的一片翠竹林,席舒窈用前世席之阳的法子,穿过竹林,来到褚王府。

大厅之中,褚王很是讶异的看着三人。

“你是谁,为何懂得进我褚王府的法子。”

“王爷,席之阳是我十三叔,不知京中之事王爷可有耳闻。”席舒窈向褚王行了一礼。

“略有耳闻,不过如今外面有传,是你们夫妻二人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褚王一笑,道。

“谣言止于智者,褚王,此乃我大哥唯一的血脉,还望褚王收留。”褚衍把席舒窈拉到身后,对褚王道。

褚王神色讶异,道:“你可知我褚王府的规矩?这样做不后悔。”

“不悔,不属于我的,我不会要,属于我的,谁也夺不走。”褚衍道。

“好,既然如此,褚木桀留下,你们可以走了。”褚王道。

“桀儿,好好跟你褚王叔学习,不可懈怠,终有一日,我和你七叔会来接你回去,让你正大光明的站在阳光之下。”

走之前,席舒窈对着褚木桀说了这句话,褚衍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褚木桀的肩膀,夫妻两人迅速离开。

“席舒窈“听见褚王对褚木桀说了这么一句:“有这样的叔婶,你三生有幸。”

便被一股力量强行拉开了。

她不能离席舒窈太远,一旦离得太远,时间就会流逝得很快。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席舒窈和褚衍已经回到了京城。

此时正跪在御书房外,席舒窈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最终席舒窈晕倒在地。

褚衍抱着席舒窈哭求,最终皇帝才让他们进去。

看客席舒窈看见皇帝神色疲惫的看着褚衍道:“小七,为父等着你的解释。”

褚衍看了一眼榻上昏迷不醒的席舒窈,面露担忧。

“阿爹,可有密室。”经过这段时间的事,褚衍是惊弓之鸟,除非绝对信任的人,他谁都不信。

皇帝顿了一下,带着褚衍进了御书房的密室。

“阿爹,大哥遇刺前一日,儿子和阿窈刚到城外的桃花镇,那一夜阿窈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国公府和东宫火光冲天,很是不安。

前一秒儿子还在安慰她梦都是相反的,可在下一秒却接到大哥和岳父的噩耗。

我们想着阿窈的梦中示警,便去信让舒国公带人去镇国公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