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桀骜娇妻不可欺

第37章 言语冲突 (1/3)

苏可突然想起了小陈的那句楚总不喜欢将私事公开化,但这让自己的老妈知道算不算公开化,她就不清楚了。

“那就好,那这两天你受受累,照顾一下,就当帮我忙了,这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脸冷了点,嘴损了点,其它的,倒没什么,不是什么坏人。”

这颇为实际的评价,让苏可忍不住想笑:“我挺想知道,你在那人面前,是怎么评价我的,是不是也是褒贬不一的?”

“领导通知开会了,挂了,啊对了,替我跟那小子说一声,赶紧好起来!”

对方并没有满足她的好奇心,匆匆的挂断了电话,看来确实是有事要忙了,想起老邢的嘱咐,看了一眼已经熬好的汤,又看了看手表。

时间还没到,每天按时来取餐的小陈还没来。

近三天的时间没在医院出现有点说不过去,于是自己打包好了两份装进袋子,打算亲自走这一趟。

日落西山,傍晚的夕阳景色有些迷人,不禁放慢了脚步,这种小城镇比不得大城市的繁华,却有它独有的韵味和让人轻松的节奏。

等快到医院的时候,才想起来再不快点的话,怕是有人要吃上冷菜冷饭了。

病房在三楼,陈旧的电梯咔咔的运行到指定的楼层,苏可从电梯出来,路过一旁的长椅,目光在一对儿老夫妻那边停留了。

老来伴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等垂暮之年,陪在身边的,或许就剩下白头的那个人了。

生病的是老大爷,从面相上看,似乎被病情折磨得十分痛苦,白发苍苍发衬上那张苍白不堪的脸,惹人同情。

“挂完这瓶水,咱就出院吧。”老大爷说话都有些吃力。

“不行啊,医生说了,不能出院的,要动手术的。”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和对老伴的心疼,让苏可心里莫名的一揪。

“哪来的钱动手术啊,算了吧,不做了,活到这把岁数了,过一天是一天吧。”

“可不动手术,会恶化的啊,恶化了就会死的,老头子,你还有好些日子呢,你放心,就算砸锅卖铁,我也给你治。”

说着,眼泪掉了下来,枯如树枝的手,紧紧的抓着老伴的手:“不了,那点钱,留给你吧,等我走了,你还能用这笔钱继续生活,都给我花了,你要怎么活啊,再说了,万一我死在了手术台上......”

目睹,真是不好受。

喜欢事不关己的习惯,却忍不住脱口而出:“不会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会死在手术台上的。”

纵然不知道他得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病,但还是想事先安慰一下:“大爷得的是什么病?”

“就是肚子里长了个瘤,医生说要拿出来,拿出来化验才知道是好是坏,可......”虽是事实,但面对陌生人终归有些不好意思:“手术费太贵了......”

“你们儿女呢?”苏可追问。

“走了。”

“走了?”希望不是她理解的意思。

“走了。”被戳到了心里的痛处,老人家越发的伤心:“我们老两口就一个儿子,生下来的时候脑子就不好,看了很多医生,都没看好,后来有一次自己跑出去玩,掉河里淹死了。”

仿佛是个故事,却如此血淋淋的真实。

“我们老两口相依为命到如今,怕是到了时间要去找我们儿子去了。”

末了一句话,让人心惊。

“要找也是我先去找,你一定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