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法海想还俗

第一章 小和尚下山 (1/2)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初春三月,淅沥的小雨洒落在镇江城的青石板街道上,幽巷两旁的垂柳已然抽芽,那嫩绿色的枝桠与细雨交相点缀,远处荷塘中鲤鱼戏莲,水鸟惊飞。

青瓦白墙的古城里,小贩们的叫卖声在幽巷中来回飘荡,伴随着踢踏的脚步声传入耳膜,头顶有些灰暗的天空时不时响起几声春雷,仿佛在催促着蛰伏了一整个冬天的万物尽快复苏。

一江烟水照清岚,两岸人家接画檐,好一派春雨如酥下的江南胜景。

城西北,在扬子江左畔,南宋香火最为鼎盛的金山寺便坐落于其间。

江天远浩,茂林修竹,金山寺的碧瓦飞甍在参天古木掩映之下若隐若现,而在寺中的天心阁内,一名身着灰色僧袍的年轻和尚正在禅定打坐。

微熏的春风带着细雨吹拂在他轮廓分明的脸庞上,被打湿的剑眉看起来更显英俊不凡。

这是裴文生活在金山寺的第三个年头。

曾经每天骑着小电驴穿行于各大cbd商业中心送快递的他,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南宋金山寺里的一名小和尚,僧号——法海。

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遥想那日在永州城最大的商业中心送快递时,突遇高空抛物,不幸被一块青砖砸中头部,裴文当场两眼一抹黑便不省人事。

待到再度醒来之时,已然置身于一间充满古香古色的禅室之中,四周光头秃驴环伺,俨然众星捧月之感。

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裴文这才弄清楚状况,原来在遭遇高空抛物之后,他偶然魂穿南宋,成为了金山寺里的一名小秃驴!

虽说运气是差了些,但这南宋时期的江南地区,倒也算是富庶之地,凭着他早年经营快递百米驿站的聪明劲,相信不用多长时间,就能把金山寺的分店开满整个大宋……

至于青白二蛇妖,他可没有兴趣去降服,除了那位“草莽”英雄许汉文,谁会吃饱了没事去招惹千年老妖呢?

生逢乱世,真金白银才是真正的安生立命之本,法海矢志要带领金山寺走向巅峰,成为像海底捞一样的全球连锁产业,让金山寺的佛号唱响在南宋的每一片疆土之上……

“法海,今日的早课是否已完成?”

就在小和尚对未来的商业帝国心驰神往之际,一个听起来中气十足,但却又充满了亲和力的声音自楼道边传了过来。

法海略微恍了恍脑袋,将那些紊乱的思绪从脑海中赶走,接着又抬眼一看,目力所及之处,一名年约五十上下的老和尚从楼道转角处缓步走了出来。

这名老和尚身着灰褐色僧袍,身材颇为修长,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那挂着笑意的脸庞看起来仍然轮廓分明,剑眉星目气质不凡,想来年轻时定然也是个人物。

此人名为智慧禅师,乃是金山寺的执法僧,在寺中名望颇高,以严厉著称。

“师傅。”

法海缓缓站起身子,朝着智慧禅师恭敬的鞠了一躬,朗声道:“今日的禅修已然完毕,不知师傅还有何吩咐?”

“唔……”

智慧禅师满意的点了点头,面带着微微笑意望向眼前长相俊朗的小徒弟,打量片刻之后,沉声道:“这两年你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期间为师想尽了各种办法,仍然无法助你达到佛道融合的境地。”

“近日为师想了想,也许你是时候到红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