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典藏历史:开局盘点十大明君

036 黄金帐外,地中海畔 (1/2)

036黄金帐外,地中海畔

见叶昊对自己的父汗不敬,察合台勃然大怒:“竖子敢尔!我请求先带兵找到叶昊,杀了他!”

看着自己这个四肢发达、头脑渣渣的儿子,铁木真撇撇嘴:“你找得到他吗?就你这个样子,怪不得人家会说,我们是只会在马上治天下的蠢货!滚一边去!”

骂退了察合台,铁木真又对着众人说道:“我看了一下其他明君的视频,人家可不是只会打仗!什么政治、经济、文化都搞得有声有色,所以我决定,从即日起,所有人都要读书!读史书!”

“看看别的帝王的功过得失,看看人家是怎么治理国家的!”

读书?

我们连字都不怎么认识,怎么读书?

还是看汉人的史书,看得懂吗?

“看不懂就问,不认识就学!咱们连最强大的敌人都干趴下了,还认不了几个字吗?只有恩威并施,才能走得长久!”

“今天我把话撂这儿,谁打下的领土归谁,领土上的赋税七成也归谁!所以,你们为了自己,为了给自己的儿子留点家底,就努力攻占,好好治理吧!”

谁没有一颗建功立业的心?

谁不想自己建立的基业能够流传百世?

如果是给别人打工,占领一片地盘的想法就不会多么强烈,哪怕奖金给的再高,也不会豁出命去干。

钱还在,人没了,岂不是便宜了隔壁老王?

但如果是给自己创业,那还不得玩命去干?

至于隔壁老王,等我成功了早就把他给干掉了,还用担心他吗?

所以,为自己而战,为自己死战吧!

…………

半年后,伏尔加河畔,一座金色的大帐外。

一群衣着光鲜的斡罗思人,冻得瑟瑟发抖,任由鼻涕流到脸上也不去擦拭一下维持自己贵族的体面,只是谦卑而热切地死死盯着那座金色的大帐。

不久,一个贵族出来了,像一只公鸡一样昂首挺胸,托着手里的一卷黄布高呼:“我弗拉基米尔,已经得到了仁慈而全能的黄金大汗任命,为莫斯科大公,可以收税了!”

一群人顿时欢呼起来:“呜啦!呜啦!”

这个大公挑衅似的看着某一个男人:“伊凡,你想和我竞争莫斯科的收税官,你问过大汗的意思了吗?”

叫伊凡的男人,黯然地低下头:“不敢,不敢。”

随即,一个穿着紧绷绷的儒生服饰的人走了出来:“仁慈的术赤大汗有命,宣伊凡觐见!”

面如死灰的伊凡,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不禁喜出望外:“还有我的份?”

那个穿了别人衣服的假儒生笑道:“大汗以仁义治国,岂能让心向我大元的子民受苦?伊凡,快进去吧,别让大汗久等了!”

伊凡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是,贵使说的是!稍后,我请贵使小酌一杯如何?”

那使者笑道:“王摩诘有云,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我远离故土多年,正想找一良伴饮上一杯。如此,就叨扰了。”

“您居然会唐诗?那可真是太好了!”伊凡大喜过望,“我听说,唐诗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诗歌!可惜整个斡罗思,没有一个懂的!我也就知道‘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这么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