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看起来冷淡的室友每晚在游戏里胡作非为

tao 分卷阅读71 (1/2)

印着的“大颗粒”“绝顶刺激”等几个词汇。

再看向软在床褥里微微失神的沈弋棠,徐晏顿了顿,俯身去亲了下他汗湿的脸颊。

他的小男朋友,总有些可爱的小癖好。

【作家想说的话:】

小棠课堂开课啦

o追求尊严需谨慎

o购物时要养成阅读说明的好习惯

晏哥:#关于我的小男朋友总有着奇怪癖好这件事#

晚安

明天见

41不相信一见钟情

原本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

被从床上抱起来的时候,沈弋棠乖顺地沿着徐晏的动作,跪趴着撑在床面上。腰被宽厚的手掌自后握住,粗糙的拇指摁在浅浅的腰窝上,轻轻揉动。然后握得更紧了些,让暴露的小口抵上身后的烫热。

直到开始进入。

与之前每一次都不同的,带着凹凸质感的物件顶开了湿软的穴肉,不知名的粗粝突起狠狠碾过被入得烫红的肉壁。

浑身战栗地吃进了大半,沈弋棠睁大了眼,双臂抖得几乎撑不住,他仓惶地往后探手,在近乎可怖的满胀感里地哆嗦地出声,“啊……徐晏,徐晏……不唔,有什么……是什么……啊……嗯!”

沈弋棠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本来就紧致的内壁绞紧到极点,随着深深挺入的动作,他高仰着头,整个上半身被顶得往前,又被烫热的手掌桎梏住,软穴无处可躲地吃进更深,直到终于抵上最深处的嫩点。

在难以想象的刺激里,沈弋棠浑身哆嗦着,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晶莹地从唇角滑落,小腿与足尖紧绷地翘起,粉白的足趾蜷成一团。

这样的姿势,太深了,太深了……

徐晏俯身抱住他过分颤抖的脊背,亲吻他后颈的软肉,把撕开的包装递到他脸前。

“绝顶刺激。”低沉的嗓音里混着赤裸的欲,缓缓念着上头的标注词,宽厚的手掌从腰侧往下挪到柔软的小腹,按在上头揉了揉那里的小凸起,“有吗?”

话音落下的时刻,稍稍后撤的腰缓了几秒,再次重重顶了进去。

连呼吸都窒住了,沈弋棠蓦地仰起头,纤长的肩背绷紧成一道弯月样的弓,几秒之后弓身彻底软下,跌落在床褥里,蜷着身子吐出一大口濡湿的白浊。

只是一下全根撞入,就被彻底肏射了。

探手摸到沈弋棠身下的湿漉,徐晏动作稍顿,爱怜地吻了下他沾上泪痕的侧脸。

浑身瘫软地陷在被褥里,沈弋棠一下下地发抖,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怎么都不肯再恢复跪姿了。

徐晏没强迫他,只俯身吻着他的后颈,就着趴倒的姿势,握住他汗湿的腰,开始抽送。

抽搐吮合的穴口失控一样喷落着汁液,在惊惧中无助地吞吃着触感陌生的物件,沈弋棠整个人完全陷进了床褥里,“罪魁祸首”的包装袋被扔在眼前,但后悔的心思完全来不及产生,就被剧烈的快感冲散了。

随着耸动的幅度,胸前的嫩点跟身下的肉柱一起在布料间摩擦,灭顶的爽意过电一样从腹腔炸开,渗透进每一处脉搏,在全身泛出诱人的深粉。

直到小腹深处涌出一股陌生的尖锐感觉,沈弋棠哽咽地摇头,倏然慌张又崩溃地挣扎起来,“不呜……不嗯,我不行啊…不行了嗯……要……卫生间……我要呜……徐晏,徐晏唔嗯……”

破碎的声音被喘息搅乱,细弱地混在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