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穿]清穿之太后画风与众不同

第399页 (1/2)

琪琪格就像黑心地主一样,看着太子干活。中午饭菜也是送到地里来,太子想回去睡个午觉,被琪琪格无情地拒绝了。她给太子划了一块地,要求必须在天黑之前弄完才行,不然晚上没有饭吃。

在这样高强度的劳动下,太子晚上吃过饭就睡着了,连梦都没做。

太子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虽然每一天都很累,但是劳累之后能酣然入梦,这让他觉得很轻松。

地已经犁了一遍,种子已经撒进地里,等待发芽了。

农活少了,琪琪格给太子安排了一些娱乐活动,比如一起上山打野兔,或者是摘柳条编篮子,又或者在春日里放风筝,晚上睡前在院子里看星星。

京城的生活变得很遥远,但很快有人打破了这份平静。

深夜,太子沉浸在梦乡之中,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可能是放松的日子过习惯了,太子警惕性不强,他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

太子握住枕头下的匕首,“谁!”

“太子殿下,是奴才啊!”

太子听出这是他宫中心腹的声音连忙开门让他进来。

“我特意把你留在京城,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心腹跪在地上哭道:“太子殿下,您离开京城后不曾寄回来只言片语,奴才心里慌啊!没有办法,奴才只能告了假偷偷跑到这里寻您。这庄园守备森严,奴才只能藏在柴草里偷偷摸摸地溜进来啊!”

太子让他起来,“京城现在怎么样?”

那人激动地说道:“殿下,京城的形势很糟糕!您久久不回京城,大阿哥蠢蠢欲动,虽然皇上训斥了大阿哥,但紧接着八阿哥又冒出来。有大臣说您重病难愈,请皇上另立太子。八阿哥的支持者最多,连钮祜禄氏和佟佳氏都支持八阿哥呢!”

太子冷笑,“哼,好个八阿哥!”

“太子,请您随奴才回京吧!您必须回去了,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太子有些犹豫,心腹以为太子不敢私自回京。

他连忙劝道:“太子,当断则断啊!皇上把您留在这里就是想圈禁您啊!您再不回去,太子之位就要换人去做了!”

这时外面火光乍起,琪琪格穿着披风走了进来。

“真是了不起!”琪琪格鼓掌赞叹,“我这里围的铁桶一般,你居然能混进来!”

琪琪格让人把他带下去,“仔细审审,他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肯定有同伙。”

众人拉着那个心腹下去,琪琪格拢紧披风,坐在桌边跟太子谈心。

“最近感觉怎么样?”

太子低头答道:“托您的福,孙儿感觉好多了,饭量大了,睡觉也踏实了。”

琪琪格叹道:“皇上,皇后,太子妃,他们都很担心你。因为你酗酒,情绪反复无常。他们劝你,你又不肯听。他们说你变了,我倒是觉得你心里生病了,你也想做回那个矜贵优雅的太子,可惜做不到。”

太子的手指搭在桌上,摩挲着桌布。“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我知道做太子很难,可能……比做皇帝还难。做皇帝可以自己做主,但太子要看皇上的脸色,要看大臣的脸色,还要提防着别人的算计。你的心腹未必是真心为你,他们冒着风险来救你,其实是想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

太子用力点头,“我都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把宝压在我身上,当然不想我失败。”

“接下来要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