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与谁共

第六章 你是我言峻的妻子(3) (1/1)

“放心,如果只有一张床,我会去睡车里。”他似笑非笑地说。

辛辰并不在意。世上之事,饮食男女,她的父母很开明,十六岁的时候她和崔舜华算是早恋,也并未阻止。后来在美国生活了两年,交往过两任华裔、一个美国当地大男孩,打工玩乐中更是亲眼见过许多重口味,言峻这样接吻时只知道狠狠啃她的,睡一张床她也不担心。

言峻也没有给她时间多想,领她进来后就催她去洗澡,辛辰晕乎乎地抱着睡衣就去了。

在灾区的时候条件艰苦,饮用水都不够,更别提洗澡了,眼下这样泡在久违的一缸热水里,那感觉简直就像是重生。

身体在热水中舒展开,隔着浴室薄薄的门听到言峻在屋里走来走去,辛辰的脑袋总算又开始转了。

这次真的玩大了啊!当时第一眼只是看中他的颜,向辛甘打听,辛甘只说那是个厉害角色,叫她不要惹。可她第二次见言峻时,他在市政跟在王秘书后头,温和有礼,办事情有条不紊,她以为最多有些背景而已,可这背景也太大了吧!

“辛辰,你电话响了。”言峻敲门。辛辰爬起来裹了浴巾,门开了一条缝,言峻将手机递进来,她的手指在热水里泡得发烫,触在他手心,他一瑟,手指在触摸屏上不经意滑了下。

言峻人在外面只伸着一只手进来,并不知道电话已经通了,叮嘱她说:“把衣服穿上再听,小心又着凉了。”

辛辰已经接过电话,一看是陆伯尧,忙说:“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明天就到家!”

电话那头,只听陆伯尧深深浅浅的呼吸声,压抑地沉默着,辛辰问:“陆伯尧?!”

言峻这时又递了件外套进来,“辰辰,把衣服披上。”辛辰接过衣服,那头挂了电话。

浴室里安静了许久。言峻也不催,等她穿着睡衣披着外套出来,眼睛红红的,低声说:“我来开车,我们现在就回去好不好?”

“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辛辰摇头,“没有。我就是想立刻回去,你要是太累了把车钥匙给我吧,我一个人走。”

言峻眼里一闪。他没喜欢过女孩子不代表没有被喜欢过,那些前仆后继小意温存的就算不提了,这种时候,她只要软语一句,他刀山火海也绝无二话,可他只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她就立刻要撇下他一个人走。

晚饭时候她才给家里打过电话,她妈妈和舜舜都接了,欢声笑语的,陆伯尧一个电话就成这样了?言峻心里百转千回,面上神情却丝毫未变,“让我休息两个小时我们再走行吗?你看这雨刚停,路上又湿又滑,我们长途跋涉,再疲劳驾驶太危险了。”

他一点都没有生气,辛辰反倒心里不是滋味起来,此时如果换做陆伯尧,早冷哼一声口出恶言了。

想到陆伯尧,想到他刚才那通无声无息的电话,她沉默了。

言峻何等观察力,摸摸她头,把桌上的感冒药和一杯温水递给她,“把药吃了,这是白片,你不用担心一会儿起不来。”

辛辰瓮着鼻子“嗯”了声,乖乖吃了药,言峻把她安顿在床上,手机调好两个小时后的闹钟搁在床头柜上,捏捏她脸,说:“我去洗澡,你先睡觉。”

辛辰躺在松软暖和的被子里,想着只能睡两个小时,反而睡意全无。

妈妈又怀孕了,陆家一定举家欢腾,这个时候她在武阳不肯回去,多么不合时宜,陆伯尧一定以为她是故意的,所以生气极了,等她回去后他一定会狠狠训她一顿……她想了许多伤人的话,还想起了已经去世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