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攻成伪受[快穿]

第228页 (1/2)

君也睁开眼:

哼嗯疼怀里的人后知后觉地哼唧出声,额头在他胸膛蹭着。

君也揽住怀里人的肩膀,想让对方安静下来,就听对方继续哼唧:君,后面好撑嗯,前面也不行了,泄殖腔,不会怀

君也沉默,一点也不想知道对方做了什么梦。

好在凤修并没有哼唧太久,软软地唤了几声君后就安静了下来。

君也入睡前迷迷糊糊地想起鸟类是有泄殖腔的。

不知凤凰这种鸟中神兽是否也有。

·

晨。

身旁的温度逐渐升高,君也有些犯懒,不想睁眼,直到他感觉自己的尾巴被人抬了起来。

思绪瞬间清明,君也猛地睁眼看去。

费力抱起鲛尾的凤修:

你压着我的腿了。凤修轻声解释。

君也视线下移,直接落到对方某只手摸着的地方。

咳咳我只是想让你舒服凤修的声音弱了下去,却没有收回手。

凤修觉得自己跟帝君修心了一次之后,实在胆大了不少,若是以往,他决计不敢做这事的。

大抵是这九百年的相伴,让他觉得帝君对他也有了不同吧。

放手。君也淡淡道。

语气里没多少情绪,看似不喜不怒,但九百多年的相处,足以让凤修感觉出对方话里的强硬。

凤修身体一僵,想起了昨天在书上看到了话:新婚第一夜时,如果一方勉强而粗暴地性.交,则对伴侣带来的心理和生理创伤会使原来潜伏的也许是轻度的性冷淡变得明显而严重

但,事后卧床多日的不是他吗?他都没有冷淡,对方凭什么冷淡?

你明明是有反应的。凤修不愿放手,感觉怀里的尾巴动了起来,忙道:我是你道侣,你不能打我!

哦?

鲛尾的确停了下来,凤修用力点头道:不能打,你打我的话我会哭的。

又想起帝君和他结合的那一晚,对方曾说过他哭起来很好看,凤修忙补充道:是很不好看的那种哭,哭到你心碎!

不好看的哭丑到心碎吧?

君也顿了顿,耐着性子道:我不可能让你压。

我不压,我乖乖躺着,让你c哭,你喜欢的那种哭凤修其实并不知道君也喜欢哪种哭。

他们唯一一次真正的结合的记忆里,对方只要开始弄他,他的生理泪水自然就出来了。

之后不管帝君温柔还是粗暴,只要还被帝君抱着,他的眼泪就止不住。

帝君应该是喜欢他那样哭的,那天的帝君眼里有火焰与星光。

是吗?君也挑眉,问:那你在衍生世界里怎么有那么强的反攻执念?

我想跟你在一起啊,凤修小心放下君也的尾巴,俯身覆上,用脸颊蹭了蹭鲛尾,道:你总在修炼,结为道侣以来就和我做过一次,如果我们能双修,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的确只结合过一次

君也沉默了会,问:双修和你想反攻有什么必要联系?

凤修把下巴磕在君也鲛尾上,嘟囔道:我是凤鸟,雄的。凤鸟传承记忆里的双修之法不能在承受位用,而星际网络上能找到的双修功法我都学不会

简称学渣的悲哀?君也歪头看他。

哼嗯。凤修并不在意自己被说成学渣,避开君也的视线,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