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睁眼都在修罗场[快穿]

第169页 (1/2)

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任务的第一反应就是解决困境,摆脱这种情况来完成任务。

但是在刚刚她被两个人拉扯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她虽然之前一直开玩笑的说让她原地去世,但是其实从从没有过这个想法。

她不是在自暴自弃,只是在思考着这个可能性,明明没有必要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来做。

有些事情不能深思,否则就是细思极恐。

但白西月还是想要弄明白一点。

【系统】:我们和谐系统是绝对不会这样随意的放弃生命的呢。

【白西月】:可原主已经死了。

【白西月】:在你们的眼里她的命不应该不算是命吗?

【白西月】:只是一把钥匙而已。

白西月知道自己这样说实在是太过冷漠,但是她只是在陈述自己所看到的事实。

她曾经也承认过的事实。

不管是第一个世界还是第二个世界,她所附身的原主的死亡都只不过是她的这次任务的一个钥匙,打开了开关。

第一个世界原主有错,错在对感情不负责,但是那几个病娇却得到了由她带来的重来一次的机会。

白西月没有自我感动,她那个时候只是站在一个第三方的很客观的角度,冷漠的看待这件事情。

因为那几个人活下来的价值远比原主活下来的价值要大,对社会更有用。

第二个任务算起来其实比第一个任务要有意义一点,只不过侧重点不同。

而这一个难度极大的世界里,白西月看出它的表面价值,却没有看出它的内里深意。

直接让原主去世不就再也没有机会和那些人碰到面吗?

系统静默了片刻。

【系统】:我们没有权利去抹杀人的性命呢。

它依旧是这么说。

【系统】:我的工作就是将宿主投放到这个世界里,然后让宿主完成任务,仅此而已。

【白西月】:那我自杀?

【系统】:自杀属于一种非常消极的应对任务的方式,是要被重来的呢。

【白西月】:那我设计一场完美的死亡,和任务不会有冲突,可以判定成功吗?

【系统】:对不起宿主我不清楚

【白西月】: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不稳定性,既然有不稳定性,为什么这个世界还维持着没有崩溃?既然你们有只可以模糊人的记忆的功能和让时间重来,为什么不可以让人的性格变得稳定?

【系统】:对不起宿主

【白西月】再去开始我们签订契约的时候,你告诉我,我需要去各个位面面对病娇的修罗场,但是按照概率来说,这不正常。

一点儿也不正常。

脑海里忽然传出了一阵滋滋的电流声,颇为怪异。

白西月一直让自己不去往深处思考一些事情,有的时候看的太穿,说的太透反而会没什么意思。

但是她忽然有些累了,她之所以可以一直坚定下去的理由就是她可以回去。

她真的可以回去吗?

【白西月】:统统?

【白西月】:统子?

【白西月】:亲爱的?

【白西月】:宝贝?

没人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