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睁眼都在修罗场[快穿]

第172页 (1/2)

可没有幻想会那么真实,真实到她可以触碰到别人的体温,真实到她可以感觉到被杀死的疼痛。

但她怎么会突然被抛回来了呢?

就算那只是一场图谋不轨的游戏,也不应该以这样潦草的方式结尾,没有后续。

在想什么?

裴逾洲看着她沾满了鲜血的红唇,看着她眼里不曾熄灭的火焰。

真好看。

裴逾洲在快要亲上去的时候,白西月却偏开了头,让他的唇擦着她的脸而过。

裴逾洲也不恼,就这样亲在了白西月的脸上。

他眼里的执拗和深情,让白西月看了便头皮发麻。

矫枉过正,过犹不及。

白西月是想要让人爱她的,谁不想有一个人可以全心全意的爱自己呢。

但要的那种爱,是适度的,而不是像这样,像一块沉重的铁,强行的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喘不过气。

白西月何尝不知道伪装乖顺可以让自己少受些磋磨,但是她偏偏不愿。

在最开始被关进来的时候,裴逾洲不曾折磨过她。

他只是将她丢在这黑暗狭小的环境里,被束缚着四肢,面对着无边的孤寂。

白西月觉得这不是爱,这是折磨。

她知道裴逾洲想看到什么,想看到她彻底崩溃,想看到她离不开他,将他当做唯一的凭依。

白西月忍着,忍到自己都恍惚。

还好有那个系统忽然出现,让她得以喘一口气。

否则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变成裴逾洲想要的样子。

月月,我爱你。

裴逾洲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像一个幽灵。

这个幽灵不停地在她的耳边诉说着爱语,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

有时候听着听着,白西月都要被洗脑了。

白西月有些倦怠的闭上了眼睛,感受到裴逾洲在轻轻地摸着她的脸。

巨大的无力感几乎将她淹没。

努力的想要去做到一件事情,却怎么也没办法完成。

白西月有些焦灼,又有些消极,混合起来变成了一种异常复杂的心情。

她不愿意再去看这个世界。

不想就这样死去,但也不想就这样活着。

空气安静下来。

白西月想到了她来说分手的那天,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天气,出发之前的事情记录下来也觉得乏善可陈,彼时她不知道自己正处于危险的边缘,只当那是她生命里普通的一天。

可一脚踏下去,风云突变。

白西月讨厌那种自怨自艾的感觉,也讨厌现在无可奈何的自己。

她想着如果自己按照系统规划的路,又会走向什么样的未知。

如果在系统说话的当时,按照它给的台阶重新回档去面对那一切,现在又会是什么模样。

白西月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后悔,但现在一定不会。

舍弃了虚假的光明,回到了这暗无天日里。

在这昏昏欲睡里,白西月感觉到自己在不停地下坠。

再次睁开眼,面前却是一片米白色。

她撑着手坐起来,戒备的看着周围。

这又是一个陌生的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