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母的自我修养[快穿]

第239页 (1/2)

“呵,那你土豆丝别放醋了。”薄秋嘲讽地戳了他一下,“我又不可能重新进位面去再开时间线来一次,你醋个什么?”

“那万一你要是特别怀念……”程淇无辜地看着她。

“你好好表现,我就不会去怀念。”薄秋捏了捏程淇的脸颊,“要是不好好表现呢……我不用去怀念他们,现在就还有好些师兄想追我呢!”

“哇这简直是……前有狼后有虎。”程淇嘟哝了一声,把土豆丝下了锅。

.

程淇陪着薄秋一起来看位面不同时间线的时候会有一个非常的好处——他能提供一个男性视角的解读。

比如他看到王邶这样的权臣时候目光就没放在他的八个小老婆身上,他很敏锐地就提醒薄秋去看王邶手里的兵权。

“这人迟早要反。”程淇还很有兴致地打开数据分析,把当时的天下兵马分布打开来看,“这人首先是能打,其次是手里有实实在在的兵权,他愿意低头是因为现在太后还在,太后手里也有兵权,他们二者是相互制衡的,所以他称臣了。”

“是这样吗?”薄秋好奇地看了过去,数据分析的确是这样显示,“我那时候还在想,按照历史发展规律,王邶肯定会被秋后算账的。”

“所以原本时间线是不是被秋后算账了?”程淇关掉了数据分析,跟着薄秋去看原时间线。

切入点还是在薄秋嫁给王邶的那会,也还是在喜车上。

现在以第三者的角度来旁观这个喜服还有团扇,就能感受到那种古代氛围下的精致了。

程淇点了下暂停,非常认真地指着那身衣服说道:“我觉得这种婚服,就特别……特别需要有气质和有颜值的人来压住,否则看起来就像演戏。”

“哈……那我就当你是在表扬我长得好看了。”薄秋点了继续播放,“你是没穿过这种衣服,连呼吸都不能用力的好吗,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个移动的衣架,随便瞎动就会导致身上这些披挂都掉下去。”

“那么夸张?”程淇看了一眼薄秋,又继续去看位面中穿着喜服的薄秋。

然后他俩就一起看到位面中原本的薄秋从喜车上下来,直接一刀就把王邶给捅了,然后回手就给了自己一刀……

喜事变白事……

薄秋和程淇面面相觑。

“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直接把他给捅了……”薄秋干巴巴地拉着原时间线看了看,王邶在原时间线里面还真的被捅死了。

“你毕竟是要做……真人秀……的……嘛……”程淇觉得自己刚才分析兵马分布简直浪费表情。

“唔……其实王邶人挺好的。”薄秋认真地说道,“我当时也挺喜欢他,不过我当时有点无法正视位面的真实和虚假,所以主动死出来了。”一边说,她一边切到了自己的那条时间线,拉到比较中间的位置,正好还是她和王邶去看驱傩的时候。

“这个是什么?古代的什么节日?”程淇是没见过驱傩,这时候倒是有些新奇了。

“除夕,驱傩。”薄秋看到这一幕还有些感慨的,“我那会就跟着王邶一起出来看这个,还迷路了,简直吓死我了……又没通讯又没地图,街上全是人,我就一个人凭着直觉随波逐流瞎走……感觉整个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那么孤独无助……”事后吐槽这些,当然是比当时那种无助的情绪要轻松了,“不过最后我被王邶找到了,有一种偶像剧的感觉,命中注定的天命之子。”

“老实说我有点嫉妒。”程淇看着王邶如此感慨,“这人长得比我好看,很大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