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母的自我修养[快穿]

第241页 (1/2)

.

说话间眼前画面已经切到了庄禧身上。

因为产生了时间线分支,在还没有选择位面的时候,就停留在了他笑嘻嘻地找薄秋要钱的那一刻。

.

“他是我觉得我辜负最多的那个。”薄秋也没立刻去切时间线,而是转头和程淇说起了话,“某种程度上说,应当是他的出现,促成了我想结束位面秀。王邶让我怀疑虚实,庄禧让我怀疑自我。”说着她自失地摇了摇头,“我之前想过是不是应当回去位面中再和他说点什么,只是我现在只要进入就是新时间线的切入,我也不知道我见到的他还是不是当初的他。”

“我知道。”程淇认真地看着薄秋,“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在这次护着你从位面出来以后,才决定追你……我之前只觉得你特别好看,属于只能远观不可靠近的女神,但这个位面……我的确是被你打动了。”

“表白不合格,重来。”薄秋笑了一声,去切了时间线。

这一次她先切的是属于自己的那条时间线。

.

事实上她还不知道庄禧最后的结局。

她知道庄禧回到信都之后伤心欲绝,也知道他后来还是争到了天下,只是那都是听说的,她这次想亲眼看看。

的确如赵玲玲当初所说,后面的剧情线非常冗长,争霸天下并不是嘴皮子碰一碰就随随便便争下来的。

各方局势,从一统到分裂再到一统,并不是简单地说要统一就要统一。

庄禧在薄秋死后并没有续娶,他只对人说不愿意再想这些儿女情长,他说要以天下为重。

然后他开始磕磕碰碰地开始招揽贤士,他一点一点扩大地盘,与周围各派势力相争,他悄无声息地壮大自己,最后先成一方诸侯,然后再行逐鹿天下之事。

一直到他四十四岁时候,才基本完成了一统——说是基本是因为还有少部分地区仍然存在其他势力,还没有完全归一。

之后就是非常常规的分封功臣等等,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庄禧还是追封了薄秋为皇后,但却把薄秋这一支的薄家踩到了泥里。

.

“很标准的争霸,开国之君。”程淇是等到薄秋看完了才出声点评。

“没错。”薄秋有些干巴巴地点了点头,“后面的剧情的确有当初赵玲玲说的那么长。”

“严格来说的确不太适合放在主母这个主题下面。”程淇安慰地把刚才他下楼买的冰可乐拿出来,“来一口快乐一下?”

“其实不怎么快乐。”薄秋还是接了冰可乐喝了一口,“这样来看位面就有一点不好,太旁观者了,都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什么。”

“如果连人在想什么都知道,那就太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了。”程淇笑了笑,“我们现在还不是上帝。”

“我来看看原本的时间线是个什么故事。”薄秋顿了一下,把时间线给切到了最初,但并没有点播放,她似乎有些犹豫,“其实我觉得庄禧……应当很喜欢薄秋。”

“不喜欢怎么会去求娶?”程淇笑了笑。

“也有道理。”薄秋叹了口气,点开了原本的时间线。

.

原本的时间线中,庄禧还是很讨好薄秋,但薄秋却并没有那么投入这份婚姻。

很明显是因为父母之命嫁的,所以她是在完成一件任务,她毫无感情且麻木,她做到让人无可挑剔,但又让人无法接近。

庄禧去求上进,他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