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级大佬穿成小可怜

第104页 (1/2)

谢明疏瞳孔一缩,蓦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道:“蛊虫在这 只小仓鼠体内?!”

阿满点头道:“对啊。因为二叔说了,你这只蛊虫要在血肉之躯里才能苏醒么。所以我跟哥哥商量了一下,就拜托仓鼠兄受累代劳了。”

人是血肉之躯。

仓鼠也一样是血肉之躯。

蛊虫要的只是血肉之躯,却无所谓这俱血肉之躯是人又或是其他。

谢阿沅不受控的原因有了解释,谢明疏的眼睛也彻底红了,嘶声吼道:“谢无名!!”

能把他的底牌翻的如此透彻的,只有一种解释:他身边有内鬼!

而知道他计划的只有谢无名一人!

纸片人一样消薄的谢无名从阴影中缓慢走出,神情木然,无波无澜。

与他面前表情狰狞的谢明疏刚好形成了鲜明对比。

谢明疏双目赤红地望着他 ,不敢置信道:“为什么要背叛我!谢无名!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叛徒!”

像是被他的话刺激到,谢无名一惯无波澜的脸上忽然巨浪翻涌,蓦地仰天大笑起来,直笑的眼中水光盈盈,这才双臂一振,衣衫迸裂开来,露出男子瘦瘠但却精壮的上身。

跟他面部肤色一样,他身上的肤色也白的吓人,仿佛没有血色般。

但也正因为太白了,所以那些伤疤才显得格外醒目瘆人。

密密麻麻的伤疤,纵横交错的伤疤,遍布了谢无名整个前胸,像副被拿笔乱画一通的画,再也看不出原本的面貌,只能通过伤疤色泽的深浅来判断,这些伤疤并非一次形成,而是长年累月积攒而成。

众人都被这可怖的一幕惊的倒抽口凉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明明不忍看,可视线却不受控制地移不开。

一双又一双眼睛,全都盯着谢无名。

就连谢明疏瞳孔也忍不住缩了缩,戒备地望着他,喝问道:“你做什么?!”

谢无名朝他森然一笑,忽然用指尖对准自己胸口,一划。

薄薄一片指甲,像把锋利的刀子,所过之处,血水涌出。

本就伤痕累累的胸口,又添新伤一道。

众人再次惊的瞪圆了眼,一个个看怪物似得看着谢无名——原来那些令人看了头皮发麻的伤疤,竟是如此而来的吗!

谢无名似乎还显众人受到的刺激不够,手指探进划开的肌肤里,从血淋淋的肉里拽出了一根细细的管状物,然后拧开,从里面扯出了一条雪白的绢布。

抖开一看,绢布之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红色小字。

阿满眼力好,一眼就分辨出那绢布上的秀丽小字,应该是出自女子之手。

她望着着那方绢布,若有所思。

谢无名说,当年他母亲自焚前,给他留了一样,而这样东西可以揭开谢明疏丑陋的嘴脸。

看来应该就是这块绢布了。

只是没想到谢无名所谓的“藏在最安全的地方”,竟然是藏在他自己的身体里——割肉藏物,还一割就是十几年!

果然,就见谢无名将绢布递给大长老,道:“ 这绢布上面的血字是我母亲所留,上面详诉了谢明疏诱导我母亲自焚、以及我母亲是如何发觉谢明疏杀害我父亲的全过程。请诸位长老过目。”

转目望向谢明疏,谢无名眼中的仇恨如烈火一般升起,咬牙恨道:“当年你为了家主之位,你杀了我父亲谢明骤;为了把我打造成一把你手里的杀人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