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主生子系统(快穿)

第177页 (1/2)

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真到了生产那日可要怎么办?

他是男子,虽活了九百多年,可也从未接触过分娩事宜,更加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会面临这样的状况,可是,若让他掩藏身份,去寻低阶医修相助,他却是怎么也舍不下这份脸面的,当初伪装前去诊脉已是勉强,再让他脱了衣衫,被人碰触那种私密地方,这绝对不可能。

所以,即便老友青阳是个高阶的医修,叶征也从未想过要去求助于他。

既然如此,他只能自己想办法,初入仙途时,人人都要学习筋脉分布和身体结构,叶征不仅自己学过一遍,还教徒弟学过一遍,如今,当年那枚玉简还留在他储物袋中。

此时取出来观摩查看,又是为了腹中孩子出生之事,难免便再度想起当年教授徒弟的情景。

不过五六岁大的徒弟粉雕玉琢,灵气得不得了,学任何东西都是一点就通,让他这个做师父的很有成就感,徒弟第一次独自去外峰上课时,他还不甚放心地偷偷跟了过去,听了外峰长老讲课,他才知道自己教得确实不怎么样,难为徒弟小小年纪,机灵聪慧,没有被他教岔了。

想当初徒弟小的时候,他虽明里没有表现出来,暗中还是照看得十分细心,后来徒弟长大了,向道之心虽然坚定,性子却越发恣意风流,他深觉作为一个男修士,养成这样的性子着实不大好,这才真正严厉起来,想把他的性情掰回正道,然而终究也没能成事。

后来知晓徒弟本是九尾赤狐一族,才知这种性情合该是他们这一族的本性,然而,却又把自己搭了进去……

叶征捏着玉简呆怔了一会儿,才抛开往事,专心揣摩玉简中的人体结构,借助这份记载,他试图在脑中模拟生产时该是怎样一种情景,自己又该怎么做,虽能把那种过程想像出来,可如果放在自己身上……

叶征一时心情复杂,脸上一抽,面色微沉,翻手将玉简扣在石桌上,顿了顿,又给自己倒了杯灵茶,仰头一饮而尽。

事到如今,他已没有其他选择。

******

随着生产之日临近,胎动频繁,动静愈大,叶征的日子过得越发辛苦,然而想到小家伙不日就要出生,便也时刻告诉自己,再忍耐几日。

这一胎虽然一怀四五十年,但生产过程,和凡人一般无二,都是从阵痛开始。

叶征虽然已经从玉简中弄清楚,孩子最终会从他身体里的哪个部位出来,又哪里知道生产时的细节,更加不知道,生产之前会有阵痛这一茬,原本腹中的小家伙这几日便闹得十分剧烈,开始那种不大明显的阵痛,也直接被他归类为胎动了,是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这一痛起来,大约是过了一日一夜,叶征才发觉肚腹这一阵一阵发紧,一阵密集似一阵的痛感不大对劲,但到了此时,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是孩子即将出生的前兆,他按照先前的经验,难受得实在扛不住了,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子血液灌下。

饮下血液之后,腹中疼痛还真稍缓了一些,这更给了他一种错觉,以为生产之日尚未到来,因为距离他所认为的五十年之期,也还有一两年呢!

血液饮下之后,照例有些昏昏欲睡,他甚至还在临睡前,安抚了一下这两日突然暴躁起来的小红狐,不想让自己的糟糕状态吓到它。

然而他又哪里知道,作为小红狐的叶卿此时是多么着急,上蹿下跳了许久,都没能让叶征弄明白他这是要生产了,而非胎儿缺少血液滋养,如今这一瓶子血灌下去,眼看着已经陷入睡眠,心魔的前兆显现,此时又正是生产的当口,叶卿即便化为了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