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吻

465.一封陌生的来信 (1/2)

我挠挠头,江姐向来稳重大方,应该不会说这种冷笑话吧?看着她有些害怕的样子,我点点头说:“好吧,我的大姐姐,我过去看看行了吧?!”

站起身,我把烟头掐灭,直接就朝外面的栅栏门走去;当时门已经被江姐上锁了,我就透过门的缝隙左右看;瞅了半天没有人,直到我转身要回去的时候,却发现门边缘处的缝隙里,塞了一个信封。

当时光线不大好,我把信拿过来说:“姐,真的有人哎!不过她塞了封信,就走了!”拿着信,我走到她面前;当时,我本以为那封信,是给江姐的,却没想到是给我的。

回到客厅以后,借着光亮,我看到信封上,写着很俊秀的四个字:“王炎亲启”。

“是写给你的啊?谁啊?字写得这么秀气,不会是个女人吧?”看着信封,她小嘴一噘,竟然有些吃醋了。

“呵,真不知道谁这么恶作剧,大晚上的给我塞这个。”捏着信封,我一点点撕开说,“一起看吧,你老把我打扮的那么帅气,估计是哪家的丫头,看上我了吧?”

听我这样说,她抿着嘴,轻轻揍了我一拳说:“瞧把你美的,是不是情书还不一定呢!”一边说,她站起来说,“你慢慢看吧,也不知道谁,大晚上还装神弄鬼!”

见她要走,我急忙说:“姐,你真不看啊?”

她回头一笑说:“人家都说了,王炎亲启,我哪儿好意思看啊?”

我说:“你不看,万一人家把我领跑了,你不害怕啊?”

“如果一封信就能把你领跑,那你也就不是当初的小炎了,更不值得去爱!”她白了我一眼,就像个姐姐一样说,“看完了赶紧回去睡觉,熬夜对身体不好。”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我看着她美丽的背影,和轻盈的步伐,心里微微一暖。或许吧,或许她早就把我当成她的丈夫,这世上最信任的人了。

江姐走后,我轻轻扯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红色的纸卡,叠的特别工整;挠了挠头,当时我就疑惑,难不成真是哪家的姑娘,看上我了?!

摊开纸卡以后,上面的第一行字就是:王炎,还记得我吗?我是凤凰。

我曰!看到这行字,我吓得一屁股从沙发上滑了下来,整个后背都冒起了冷汗!

凤凰都死了,她怎么还能给我写信?难道是她化成了鬼魂,来找我复仇?我是个无神论者,胆子也是蛮大的!可是,当我看到这行字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眼睛惶恐悄悄往外面瞥。

确认真的没什么人影、鬼魂,趴在窗户上之后,我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又拿起信纸看了起来。

王炎,你不要吃惊,那天我没有死,是白医族的族长救了我。

那天他带人去基地外接你们的时候,为了确保基地内的人都已经死了,不会有生还者,带着那种病菌四处传播;他便开车,去基地里巡查了一遍;而也就是在那时,他发现了还有轻微脉搏的我,便救了我……

你放心,我的枪伤早已经好了,而且我要谢谢你,谢谢你帮我完成了心愿!现在我们国家的疫情,已经被你的那种新药,彻底抑制住了;很多人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健康。

而且白族长,还给我们族的孩子建了学校,传授知识和医术;我们族,包括我们国家的情况,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你。

其实,我来江城,已经快一周了;本来我不应该来,毕竟咱们之间,有着血海深仇;可不知为何,我还是来了;我想看看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好不好?如果你过得不好,我会带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