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逍遥人生[快穿]

第274页 (1/2)

这两点区别大了去了。

哪怕是安乐发现了雌虫其实自己就能生育,就是生下来的是雄虫。但是问题也没有解决。

因为‘雌虫’,虽然都带了个雌字,但是它们根本没有生育能力。

从来都没有,因为她们的‘子宫’准确的说还有‘卵巢’都是发育不完全的状态。

当然在科技合成激素的持续注射下,两者得到进一步的重新发育是肯定的,但是这个发育程度就……

看运气了。

毕竟基因这玩意属于‘上帝的禁区’,虽然说人类早期女性有了初.潮就能嫁人生孩子。不过现在人们也知道,其实这时候女孩并没有发育完全,只是初发育。当然这也是能怀孕啊----就是婴儿死亡率高点,母体难产率,体质受损严重点‘罢了’。

人类在进步的道路上选择,让女性承担了大部分延续需要付出的代价,生育难产在哺乳动物中也只有人类会如此频繁,且死亡率极高。而同样,虫族原本的延续代价是由女皇付出的,虽然说这些女皇要求这些虫们的绝对服从。但它也付出了自己的代价,生育占据了她一生中至少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时间----以一己之力维持整个族群的扩大,它付出的代价又怎么不沉重?

当然,现在这个任务放在了每一个雌虫身上,可问题是,它们根本没有生育能力啊!

催生出来的后果,就是发育不完全的雌虫,很大的几率生下死卵和孵化出来就是残疾的幼虫。

它们基本上在发现的时候,就被雌虫遵守着本能给‘放弃’掉了。

这样的行为不能责怪这些雌虫,‘放弃’是延续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在虫族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做了。

因为幼虫期就残疾的,基本上都熬不过分化期的半变态发育。

而安乐的意思,也没有反对雌虫在这个时候的行为----她指的,是虫长大,在二次分化期之后,因为意外等各种情况没有分化成功,变成残疾的虫们。

虫族不养废物。

这是一种很残忍的行为,可不得不说在最早的时候,它保证了虫族以最大的资源维持整个族群的运转,且不至于浪费。

这样的行为。其实与人类在灾年的时候,有些婴儿会因为‘笨拙’的母亲不小心压死,年迈的老人自觉的出走,不再回来一样。

可到了现在,当整个社会运转起来生产的产能和资源完全可以供养它们的时候,这种行为还如此坚持着,就太过了。

如果不是半成虫的雌姆已经没有权力放弃,安乐真的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残疾虫能活下来。

可就算是能活下来,它们其实和地沟的老鼠一样,活的极为艰辛。

人族霍金就算是得了‘渐冻人症’还能凭借着他的研究和知识,以一个瘫痪在轮椅上根本不能动的残疾人,得到无数人的尊重。可虫族……连给这些残疾虫的获得这样的资格都没有。

这太狠厉了,而这样的狠厉其实不管是雌虫和雄虫----如果不是因为雄虫数量稀少,且本身就有国家的‘资助’,它们同样也很难活到成年,当然,这一切的权利是来自于它们‘生育’的能力,如果说雌虫的权利来自于工作,还有几分选择,那雄虫,一旦丧失生育能力----

基本上都是自杀的节奏。

残忍没有付出多大的代价,收获却是整个社会更加‘高效’的运转,这样的收获真是让安乐说不出什么话出来。

佛渡人脱离苦海,安乐不是佛,也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