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个男二太撩人[快穿]

第157页 (1/2)

原来小公主说的人果然是他。

真看不出来,余安知这家伙为了自己出卖舍友,可怜的老罗唷!谢子非在心里为他默哀了一会儿。

一直盯着人看容易被发现,谢子非找了个视线最好最隐蔽的位置坐下,顺便开始审问:“你们两个被那个小公主收买了吧?”

“怎,怎么可能嘛。”室友a立马否认。

余安知双手抱胸:“行了别装了,除了你们三个就没人知道我喜欢谢子非这件事。”

当事人谢子非老脸一红。

“额……反正老罗也单身。”室友a小声bb。

室友b立马附和:“老罗就喜欢好看的身材好的,那小公主穿起女装来都能竞争咱们学校校花,老罗看到一准投降,拜倒在他的大佬裙下。”

“你们还是先祈祷回去后怎么才能不被揍。”余安知一边说,一边假装走神地把目光定格在谢子非身上。

“你为什么不担心?”室友b问。

余安知看了他们一眼,认真问:“老罗打得过我?”

两人单手在嘴边做了个拉紧拉链的动作,选择沉默。

谢子非心中感慨:没想到余安知还有这一手,真是不一样的美男子。

接下来的几天,谢子非见证了余安知是如何在科研学霸与尾随痴汉这两个身份之间自由切换。

不过说到这儿不得不夸一夸小公主的密保工作做得十分到位。不仅拿到了谢子非的课程表,甚至其他信息能挖到的全都挖到了,就差直接报上谢子非祖上十八代的姓名。

谢子非每天在余安知体内看着他偷偷跟着他身后,去图书馆、食堂、教学楼等等,其痴汉潜质简直无人能敌。

谢子非有些纳闷了,为什么余安知天天跟在他身后他都不知道?

这个问题他没得到答案,却一个转身画面又变了。

这回是在一间回字楼里的教室,教室前后皆是写满公式的黑板,所有人的课桌上全都堆满了各科辅导书和练习册。

窗外那棵再熟悉不过的老梧桐在提醒谢子非,这是他的高中校园,但却不是他的教室。

谢子非看着窗户上映出的模糊但在熟悉不过的余安知的脸,瞬间了然。

余安知坐在三楼靠窗的位置,大家都拿着试卷奋笔疾书,认真作答,唯独他看着窗外,心思不知去了哪儿。

谢子非好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心中一动——又是他。

又是他谢子非。

原来,原来余安知真的很早就喜欢上他了。

不轻不重的指关节敲桌声把余安知的视线拉回,任课老师问他:“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眼睛有点酸。”

老师没说什么,只叮嘱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就走开了。

余安知对着谢子非的侧脸露出一个笑,收回目光开始书写试卷上的试题。谢子非却瞟见一本摊开的本子上写了一所学校的名字——正是他跟余安知后来读的学校。

还有一张写了句老掉牙心思的字条——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谢子非第一次在被试题与书籍压得枯燥的初夏里嗅到一丝甜蜜的味道。

他的心情如清晨朝露被第一缕阳光照亮,干净澄澈而甜美。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恋爱的酸臭味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余安知真的从很早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