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可能是个假反派[快穿]

第194页 (1/2)

随后他匆忙地抬手, 快速地捏住那颗一直被他挂在自己胸前的珠子, 憔悴至极的脸上便露出了个苍白的笑来。

是做噩梦了吧, 肯定是做噩梦了, 这个噩梦也太可怕了,他竟然梦见师父整个人都在他的面前都化成了一滩齑粉,他想要冲上去抱抱他,也只是抱了个空,这样的噩梦实在是太可怕了, 真的是太可怕了……

怎么可能呢?师父怎么可能会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了呢?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就什么都没了呢。

仅留下了一句北斗派镇魔山,就什么也不剩下了呢……

不可能的是吗?不可能的啊……

身着一身黑衣的楚焱怔怔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双手格外用力地捏着胸前悬挂着的珠子, 直捏得指骨发白,甚至开始微微哆嗦了起来,他也始终没有松开的意思。

可眼泪却还是这么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一滴,一滴直接就浸湿了那盖在他身上的薄被……

而此时, 已然完全陷入到自己情绪当中的楚焱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房门被人悄悄推开了一道缝之后, 又被人悄无声息地给轻轻合上了。

“怎么样?焱儿还是那个样子吗?刚刚那一声呼喊是不是他又做噩梦了?你说话呀,是不是?”

几乎是刚稍稍远离了点那已经成为了楚家夫妻俩如今又是心疼又是禁忌的房间, 楚母便红着眼眶忙不迭地就抓住了自家丈夫的手臂, 哑着嗓子不停地这么问道。

闻言, 楚父并没有回答,只是下意识用力捏了捏拳头,眼眶也跟着瞬间变得通红了一片。

看他这副模样,楚母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眼泪顿时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住地从眼眶之中滚了下来,表情凄苦地哀哀道,“三个月了,这都整整三个月了,焱儿他就这样不吃不喝,不言不语,日日都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就像是失了魂丢了魄一样,还总是这般日复一日地做着当日的噩梦,这样下去……这样下去……”

后面的话楚母没有说完,但话里未尽的意思,他们二人都知晓——

即便现在楚焱的修为比他们二人都高,即便他得了那通幽秘岛的传承,即便以他现在的实力可能早已是这云麓第一人,可修炼之人切忌执念过深过重,否则便只剩下个走火入魔,身死道消这唯一的下场……

那是他们最疼爱的儿子,为了他甚至可以付出性命的儿子,要知道他们二人在那通幽秘岛日日受折磨的时候,可是全靠着念着这么个儿子要咬牙硬挺了下来,现在叫他们看见楚焱这样,只觉得心都像是被野兽一口一口噬咬着一般。

而两人的思绪也不由自主地回到了三个月之前的时候,那会儿他们刚刚脱离通幽秘岛的禁锢,就看见了自家儿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惊愕狂喜兴奋种种感觉还没来得及品味,就被对方那一脸绝望崩溃以至于差点当场走火入魔的状态给惊吓到了,可以说当时要不是那个跟他们一起出现的疯癫道人出手压制,怕是现在他们都看不到这个儿子。

但就是那样,现在他们回想起那日楚焱的模样,依然还是会觉得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那种世界坍塌,灰心绝望到眼中没有丝毫光芒,除了死亡好像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的模样……

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见过。

也是那个时候,他们夫妻俩才起了一点自家儿子恐怕是对那个为了帮助他而湮灭无踪的师父的感情,恐怕不仅仅只是师徒之情那样简单的心思来。而经过了这三个月的了解与接触,他们两人基本上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