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

第2页 (1/2)

庄辉业端起茶喝了一口,看了一眼冷冷清清坐在一旁的庄深,沉着脸:“他那一百多分的成绩考什么试,我和副校长有点交情,小刘进去直接报我名字就行。”

庄若盈眨了眨眼睛,甜美的脸上满是乖巧:“我们老师说一百多分的同学,最后一年多冲刺也有考上二本的,没准二哥可以请个家教,不然这个成绩,老师怎么……”

庄深冷着脸点着手机,唇角微微绷紧。

清凉的空调室内,他莫名觉得很烦。

一股躁动涌上心头。

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放,短短一秒的响声,庄若盈的声音戛然而止,少女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她以为庄深会大怒踢桌子骂人。

但是没有。

相反,她在庄深身上看到了一股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清冷气质。

这样的庄深令她觉得陌生,甚至有一瞬间觉得他高高在上。

“我去参加考试,不需要你替我操心。”庄深一手懒懒地垂在椅子上,茶褐色的眼瞳氤氲着冷光。

“考试?”庄辉业压着声音,但掩盖不住怒火,“你还知道考试?天天就知道跟着别人鬼混,我还不知道你的成绩?你那成绩能去哪所学校!没有我在后面帮你收拾烂摊子,谁愿意收你!”

庄深垂眼,长长的睫毛掩盖住眼底的情绪,一副根本没在听他说话的样子。

庄辉业脸都白了。

他的大儿子庄尘煦成绩优异、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不用他操一分心。

小女儿庄若盈虽然与他没有血缘关系,但也乖巧嘴甜、有庄尘煦没有的贴心柔情一面,他认同这个女儿,甚至让她改姓庄。

唯有二儿子庄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离经叛道、不学无术,让他脸上无光。

上流圈子每每议论到这些孩子时,他庄辉业的二儿子总是被人拉出来当笑料。

庄辉业气极反笑,冷声道:“好,你去考,考得过就去读,考不过就别读书了。”

庄若盈连忙扯了扯庄辉业的衣服,低着头:“爸,你别生气,是我说错了话,我不该多嘴……”

“关你什么事,让你哥看看自己的实力,没实力还摆脸色,以后出了社会谁愿意这么惯着他!”庄辉业收回视线,看到小女儿才稍微舒心。

祝琬给庄辉业倒了杯茶,安抚了两句,又转头对庄深说:“小深,快向爸爸道个歉,这书怎么能不读呢?待会儿你哥来了看到你们父子俩这样多不好。”

她刚说完,庄深就拿起手机,站起身来。

太吵了。

庄深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没睡好,半敛的眸子里带着点懒倦:“我先走了,去考试。”

他推开椅子,淡定自如地往外走去。

庄辉业将手里的茶杯猛地砸到桌子上,脸上犹如被白漆一层层刷过,低声道:“你给我回来!”

庄深恍若未闻。

他不是原来的庄深,就在不久前,庄深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到了一本小说里。

他刚刚高考完,正在咖啡店兼职,店长给他一本书,说里面有个角色和他同名。

打开看了两页发现是一本校园言情,而他则是里面阻碍男女主爱情的绊脚石。

俗称,男主的情敌,书中的反派。

原主爱得阴暗,爱得卑微,求而不得想用强,最后下场也是十分凄惨,被男主沈闻打成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