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

第401页 (1/2)

有两人的加入,一群人更加激动:“我们玩的比较简单,还是比大小,谁的最小谁就来真心话大冒险,不接受挑战就喝酒。”

对于庄深这种平时看着冷静自持的人,让他喝酒的方法无非就是问一些不正经的问题。

比如现在,庄深摇到了最小的点数。

最为提问题的赵晓夏双眼盛满了八卦的火焰,小心地瞟了眼沈闻,问道:“什么都可以问吗?”

沈闻非常开明地点点头:“玩游戏,随意一点。”

赵晓夏清清嗓子:“那,你们两人上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

在众人照明灯一般雪亮的视线里,庄深面沉如水,只有沈闻观察到他的耳垂微微发红,这说明他的内心并不如外表表现出来的冷静。

沉默维持了几秒,终于听到庄深说:“我喝酒。”

“???”

赵晓夏略为失望,很快又振作起来——庄深居然连这种程度都接受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提问沾上了非气,过了一轮,又是庄深!

“深哥,这真不是我想为难你……”方欣拿着两手对点,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我想知道你们晚上住在校外一般会做些什么?”

“……”

又是一阵沉默后,庄深再次伸向桌上装满了酒的玻璃杯:“我喝酒。”

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挡在他前面:“我替你喝吧,好歹我也是问题里的主人公之一。”

旁边的女生:“啊啊啊啊啊啊——!”

沈闻莫名其妙地挑起眉,有什么好叫的?一起写作业、一起吃饭,值得尖叫吗?

庄深略过他的手拿起酒杯:“不用你挡。”

旁边有人回:“是啊,你是寿星,怎么能帮人挡酒,而且这算犯规了。”

获得特权的沈闻已经失去了娱乐性,准备起身去桌台上给庄深找点他爱吃的东西,结果没走两步就被人拉住道喜,几个人下来,沈闻端着食物回来是半个小时以后。

围成一圈的人正玩得火热,有人提议道:“挺久了,去吃点东西吧。”

此时好巧不巧,这次输的又是庄深。

剩下的人回道:“这局结束就不玩了,深哥最后一局,不能再喝了吧,这次不回答问题,大冒险总要来一个!”

“谁点数最大谁来着?”

“叶纷纷叶纷纷,快,想个大冒险!”

叶纷纷看了眼庄深,他喝了好几杯,脸颊染着淡薄的红,她又看了眼走过来的沈闻,才不好意思地说:“那庄深去抱一下沈闻吧。”

一沙发的人顿时开始叫:“抱一个!抱一个!”

“啊啊啊啊纷纷你好会说啊!”

“深哥搞快点!!!”

沈闻端着食盘还处于状况外,就看到庄深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沈闻见过几次醉酒后的庄深,很清楚他醉了之后的几个状态。

比如像现在,脸颊、眼尾都泛着红,眼眸看起来难以对焦,不过步伐还算稳健,这样子明显是醉了八成。

虽然知道庄深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跌倒,但沈闻还是想伸手扶他:“你这是喝了多少……”

一句话还没说完,庄深比他更快地伸出手,从他腰后环上去。

带着些微的酒气的庄深整个人贴了上来,抱着他的双手软绵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