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

第402页 (1/2)

没想到庄深极为固执地坐在地上:“全部拆完再睡。”

“……不是,全部拆完还能睡吗?”沈闻望了眼有大半个人高的礼物堆,“明天再拆行吗?”

庄深停下来,脸上夹杂着冷酷、倔强、埋怨道:“不。”

他转过身,拿背影对着沈闻,大有他再继续阻止他拆盒,他就生气的迹象。

“…………”沈闻不知道他今天怎么这么固执地要拆礼物,头疼的同时不禁对着礼物盒一阵为难。

他总不能让庄深真的拆一晚上吧?

这时候沈妈妈敲了敲门:“睡了没?我叫人调了点蜂蜜水。”

沈闻打开门,指了指书房:“没,庄小深说不把礼物盒拆完就不睡觉。”

沈妈妈看着专心致志拆盒的庄深,沉思良久后双眼一亮,叫来佣人小声耳语几句。

只见沈妈妈一边和庄深说话吸引他的注意力,一边让佣人将小山一般的礼物盒全部清空!

庄深拆完手上的盒子,转过头。

“……?!”

刚才的礼物小山消失了!

他看了看旁边剩下的三个盒子,再看看左边拆下来的两排盒子,又转过头看了眼周围,对着一瞬间空旷的书房,表情混杂着迷茫、惊讶、不解等等情绪。

他的盒子呢?

沈闻靠着墙,忍不住憋着笑抖了两下肩膀。

沈妈妈嗔了他一眼,小声叮嘱:“让他早点睡。”

“知道了。”

庄深一边迷茫一边将剩下的盒子拆完了,持续自我怀疑中。

沈闻拍掉他身上的纸屑和缎带:“厉害,全部拆完了,哥带你去洗洗睡了。”

庄深还是不肯走,似乎在等待刚才消失的盒子重新冒出来:“刚才明明还有很多。”

“没了,真没了。”沈闻强行忍住笑意,趁机一手捞过他的腿弯,将他抱起来:“跟我睡觉去!”

庄深一手抓着他的胸前衣物,皱着眉与自己的记忆作斗争。

沈闻轻门熟路的解开他的衣服,把人放进盛满热水的浴缸里:“盒子有什么好想的,下次想拆多少给你买多少。”

庄深垂着眼说:“我看到有人给你送花。”

沈闻拿着毛巾的手一顿。

庄深双手搭在膝盖上,醉酒后的声音带着一股软绵的尾音:“我把花藏到了最底下。”

沈闻感觉心尖被一根柔软的羽毛蹭了蹭,巨大的欢喜令他喉间发紧。

“为什么要藏起来?”

“不想让你收到别人的花。”庄深小声回道。

他毫无保留地将最心底的感受倾述出口,浅色的眼瞳凝视着沈闻,环着双腿的手上还沾着点金粉。

因为不想让他收到花,所以固执地想要将所有的礼物全部拆掉,将花全部藏起来。

沈闻俯下身,扣住他的后脑勺,吻了他的鬓发,嗓音低哑缱绻:“即使别人送我再多花,我只喜欢你。”

浴缸里的水泛起层层波澜流光溢彩,细碎的水声里传出迟缓的回答。

“我也只喜欢你。”

月光温柔地洒向大地,透过玻璃窗映在充斥着温暖的房间内。

这一夜,星光灿烂。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也完结了,感谢大家的陪伴,有时间的话可以在文章页面右下角给闻哥和深